次文化, 隨想

0815 宅女 & kuso

1. facebook
很想認真寫點什麼卻老缺一把勁,因為這兩三天我沒事就在玩facebook,連我自己都很納悶,這個一直被問「倒底哪裡好玩?」的社群網站倒底哪裡好玩?(哈)。
比較妙的是透過這個社群網站,我和一些遠方的朋友(或平日沒事不會一直聯絡的朋友)忽然間串成一個友誼圈,朋友有動靜有新更動,訊息自動會傳到我的facebook首頁上。有些朋友的出現(或發現)還挺讓人驚喜的,因為是你怎麼也想不到的一些在某段時間內失聯的朋友。比如…某知名藝術家…,原來他沒事也在玩facebook(XD)。因為facebook是英文介面在台灣玩得人沒那麼多,但溫哥華的藝術社群倒是聯結的很緊密,也因為這樣我在台北的生活和他們又在此刻有些不預期的交集。
facebook有兩千九百多種(還在成長中)外掛程式可以用。比如將flickr, twitter、blog的RSS…等等整合上去。其他有一堆小玩具,算網路時代的一種娛樂方式,你說它無聊也蠻無聊,比如可以送朋友(虛擬)玩具或禮物(嗯,比如我收到一隻河馬)、或(虛擬地)戳你朋友一下…諸如此類發生在網路世界中的交流方式。我有個小外掛是fortune cookie,我無聊到每天都會去看當天的幸運籤是什麼。當然還有社群功能,可以成立群組,其中已經存在的群組真是無奇不有,好比說我參加了Centre A、溫哥華當地一份獨立藝術刊物The Phillip Review、甚至還有加拿大國藝會的群組(加拿大政府單位真先進),我也順手成立了Bluecircus群組。做串連、友誼社交、分享以及討論,facebook其實還不錯。
這是繼twitter之後,最近我們一些網友之間又開始玩起來的東西,也致使現在一早起床越來越忙,除了check email、例行行政、看blog之外,又twitter又facebook…不過這些東西都能串在一起是讓它們變好玩的重點。難不成我快成「一代宅女」。


2. 說kuso
上周末的當代館V2多媒體展覽的研討會中,策展人徐文瑞發表了一個十分有趣的議題:「從Kuso到社會機器」,藉由談論電玩次文化中所衍生出來的kuso態度,如何轉變成為一種顛覆策略和工具,這給了我一些新的思考刺激(以前我從未想到過的社會性面向),僅管,我之前對所謂「kuso」(惡搞文化)一直有一種先入為主的認識,而這跟我所接觸的網路文化有關。
徐談到了Kuso這個近期華人和亞洲世界興起的次文化,最早起源於一個老電玩「死亡火槍」,特色就是它做得很爛,而主角遭受敵人攻擊時會大叫一聲Kuso!(kuso這個字原意為「糞」,在日文中是不雅的字)我沒玩過,但據說這個遊戲的設計就是爛到底了,又爛又很難破關,爛到成了一種娛樂效果、成了一種經典一種風格(的確kuso)。在深入去解析kuso作為一種態度,是否能對現實產生真正的介入和顛覆主流的策略之前(亦或者它並非介入,而是逃逸現實?),我必須說,kuso態度裡的玩世不恭、俗爛到令人發笑又很想撞牆其實是有個關鍵點:它其實是「認真」搞笑,比如:周星馳的電影。
但是吊詭的是,認真搞笑的目的在鬆動既定的價值和標準,所以你又不能太認真看待它,也就是說,當有人跟你搞kuso的時候,你一跟他「認真」就失去準頭,因為「你一嚴肅就錯了」。如果kuso可以成為一種介入現實的策略,我覺得這可能也會是它的盲點。
台灣kuso文化源起於台灣最大的電玩BBS站巴哈姆特,網友們在上面認真搞笑寫一些很無哩頭的故事,最後就乾脆開設一個專屬版就叫kuso版。這現象一直是網路圈內的次文化,後來這些人從學校畢業入了社會,有些人進入出版業、文化事業,開始在一些媒體上使用這個字眼,於是逐漸被大眾所熟知。當然,kuso的意義也因為它的大眾化和流行化也慢慢被稀釋和轉變。如今我們所說的kuso比較像是一種「情境」,因個人的認識不同而多少有些不同。但基本上都是在說一種惡搞的搞笑方式。也有很多年輕藝術家的創作中帶有這個特質,文瑞所提出的觀點,的確值得想想,是否kuso能跨出「搞笑」的層面而轉為積極的介入和顛覆的一種策略…
3. 你一認真就錯了-之我的人生也kuso
其實我要寫kuso,另一個原因是一位通曉命理的人告訴我:「妳的命就是:妳一認真就錯了…」(因為太認真的結果是把自己累死)哈哈哈。我的理解是:原來我的人生只能kuso待之,否則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2 Comments on “0815 宅女 & kuso

  1. 不知為何twitter老是在晚上要寫啥的時候連不上去。
    原來北京的策展現況已進展如此,感謝分享,以後策展人配備恐又多出噴漆一罐了orz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