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 隨想

網路與知識新霸權,和兩個網路藝術計劃

1.
全球化時代中,法人組織的力量龐大到超越了傳統國家的支配力,其所引起的效應和對生活的影響早已超乎終端使用者/消費者的想像,紀登斯訪談錄中談到:全球化的一個面向是:經濟學或經濟特徵在日常生活中越來越重要…,也因此,如果要談論資本主義崛起後的「社會」,無法不從經濟這個面向來談。市場/資本是其中的主要力量,而在這之中,有龐大隱藏的、不容易看到的運作過程和網絡形成,當越瞭解到它複雜幽微的存在時,也越感受到當今人們是處在如何被市場、商業機制,甚至更多你無法察覺到的監看/追蹤系統所制約的世界中。


科技的發展對人類生活的影響像一把兩面刃。我們得以透過網際網路進行交易、串連、分享,但它的另一方面,也表示越來越厲害的人工智慧判斷技術,足以滲透到個人私秘的生活角落,操控人們的思維和意識型態(如刺激消費的分析方式和無所不在的廣告),但一般時候我們對這些機制是渾然不覺。這些並非新議題了,但在全球化真正來到和網際網路成為生活裡的電池一般不能沒有它的時候,「Matrix」的謎團也更加以千萬倍的速度在加強和擴張。
越來越多人談論所謂「Google霸權」。在上一期的Adbusters雜誌上,談論google策略的文章:Rise of the Internet Police State中談到了個人資料如何被視為市場上有價值的商品並鉅細靡遺地被收集和分析,而另一篇文章:The Good, the Bad and the GoogleGoogle則談論Google為了打進中國市場,與中國官方在言論管制上妥協,比如某些字眼(如台灣獨立)在Google.cn的搜尋中被過濾機制所阻擋,當然,對Google而言這是市場考量,但過濾和個人資料分析基制意味了什麼?而奶爸tm今早分享了一篇Wired上的文章:See Who’s Editing Wikipedia – Diebold, the CIA, a Campaign,談到線上百科全書共筆系統wikipedia的編輯追蹤系統,可以追蹤查到使用者的IP位置,以分析是誰、從哪裡連上網並進入Wiki中增刪其中的資料。這種追蹤系統揭發了兩件事:一,它進入了你我的生活領域中,定位你的座標和監看你的行動、並進一步分析使用者行為模式。而Wiki這個Web2.0時代最具革命性、堪稱最具開放力量的共筆系統,是否真是完全開放自由不受約束?二,透過這個追蹤系統,Wiki也赫然發現了某些特殊的狀況,比如,商業公司會透過自己的員工去Wiki上面修改原先被建立的資料,像刪除對自己不利的批評、加入對行銷有益的描述。他們也發現:CIA也沒閒著,他們也同時忙著「修改」和「建立」資料呢。又或者可以想像到學術界、政治界如何以有別於傳統的方式操作這個所謂「2.0新世紀公民精神」的介面。事情的連動關係比你我想像得複雜,如果有數位時代的新霸權形態產生,其威力和我們傳統所認知的差別甚大。
2.
在上周末的研討會中,義大利媒體運動改革者/藝術家Alessandro發表的他和另兩位合作者(UBERMORGEN.COM, ALESSANDRO LUDOVICO, PAOLO CIRIO)的藝術計劃,也正是針對數位極權主義所提出的對抗計劃。藝術同時也是社會行動,它結合了駭客的精神和實踐以及文化行動主義。Google Will Eat Itself(Google將吃垮自己)這個計劃中,他們談論線上消費與行銷的手段Google AdSense,他們設計了一個網站,以加掛Google AdSense的方式,把從Google所分得的廣告費用來買Google的股票,也就是利用從Google所得到的行銷利益再回頭買下Google,最終,參與這個計劃的網站越多,力量越大時,Google成為公眾所有的那一天就越早來到。這個計劃被Google封鎖(我現在連上他們的網站,機制是停擺),僅管這個計劃有其盲點,技術上來說我懷疑它是不可能實現買下Google的這個目標(因為當你得到利益的同時,Google也因為你而更壯大,使用Google AdSense的user都是它的電池),但是這個計劃的觀念相當不錯,也很有膽識。(有興趣瞭解的人也可以到當代館看展出)
另一個計劃Amazon Noir是以駭客方式破解了Amazon的線上書藉流覽機制,這個原先的「服務」是讓消費者可以線上讀到書中的少部份內容,以刺激消費者購買。Alessandro他們的程式發現了Amazon的程式漏洞,得以從Amazon網站上免費下載全書內容。這個計劃成功地下載過超過三千本書。後來結局是Amazon與他們和解,將他們的程式買了下來。對Amazon而言,它們運用給消費者「閱讀部份內容」的「自由假象」,事實上是透過掌控了消費者的「不自由」的部份(無法看到書的其他部份)來獲取利益。「技術控制的權力」問題在此暴露出來,當商業機制掌握住你無法破解的技術時,便從中獲利,而這也是這個計劃所要談論的議題。

6 Comments on “網路與知識新霸權,和兩個網路藝術計劃

  1. 在資訊社會學的課堂上,我們提到網路資訊時代最大的謊言就是「匿名性」這件事;實際上你的每個行動都紀錄的清清楚楚的,只不過資料所有者要不要統統揭露出來而已。完全開放的系統,就像天體營一樣,不見得有人願意天天在那樣的環境裡面過生活。
    Wikipedia 的開放性有另一個挑戰,是越來越多且越來越複雜的樣板、語法、編輯格式與未被言明的「文化」,已經使得新手參與Wikipedia有一定程度的「障礙」。這次的Wikimania也有不少主題在討論這方面的問題。我的科系中有兩位老師都曾經叫學生去撰寫Wikipedia條目當作作業,結果我聽到了許多的結果是「不知道為甚麼每次都被刪除了」,只好回來找老師求救。我想大概至少三分之一同學都遭受到了挫折性的經驗。

  2. to XXC:
    的確是的,我看的其中一篇談Google的文章中,有人確是因為知道了許多幕後的操作而逐漸遠離google。但也有另一方面的意見,認為不必有太多共謀論的想像和焦慮,日子還是要這樣過下去。我想,讓這些現象成為更公共的議題有它的必要性,也許可以不必太過焦慮,但不能讓人們處於無知或不知道的狀態,這樣的討論和作品,都在建立人們更多意識上的主動性。借一句Alessandro發言中的話:創造文化抗體。尤其是在這個商業資本席捲的時代。
    關於Wikipedia,我最近則是聽了ilya觀察,他也談到這個事情。你也有去Wikimania研討會嗎?似乎也談這個問題。這還挺有趣的也值得繼續關注。對了,Jerry說要我再找一個讀書成員,我想到你了,要不要一起讀書啊?Jerry說:「我們直接攻難的。」哈哈哈,這。。。有興趣的話我再跟你詳說。

  3. to ilya & 豬小草:難的的意思大概就是jerry開的書單的書我可能會看不懂。。。 可能要你們二位這種等級才看得懂的吧?阿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