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文化, 隨想

「地下場景」與「文化創意產業」

經濟部「文化創意產業」的推動,在文化界引起了不小的地震,至少從我有限的資料來看,藝術圈很不滿又焦慮。在Jeph的「『文化創意產業政策』真有創意」文章中引了一則政策報導,充份表現官方的思考邏輯。


不過,現在我對批評「政策」已經冷感了。從幾年前政府想搞南投的藝術村開始,給921一震,也沒人再吵了。公共藝術,從當年建立法源、實行招標、徵件、執行,我從捷運局採訪到台北市政府底下的都發局,從建築師採訪到參加徵件的藝術家,相關法規影印後帶回家看,從學術面去聽講座、看「公共藝術模型」展覽、採訪國外公共藝術家,最後在看到新店線捷運站的「藝術」後,我就決定冷感了。
事實上做採訪只是當時的工作,但卻因為工作深入了一個表面看起來裂縫不大,內部卻深陷並開始潰爛的膿瘡。記這篇網誌並不是要批評「政策」,政府在每一個階段會想做什麼,其實並不令人驚訝,倒是我想起Picasso說的一句話:「藝術是訴說真相的謊言。」—當年我的採訪工作,就是聽一堆「藝文腔調的漫罵和自我意識無限上綱」,聽到的醜事比誰都多。聽完之後又如何?
你在某公共場合看到的一個完全沒有功能的奇怪狀東西,就叫它藝術吧。最後,文化素質變成以「產能」計算,謂之文化創意產業。這樣是否又算是有效的批評?「表達不滿」和「思考自己所在的位置與價值」二者有很深的關係,後者我們時常做得不夠。
扯遠了。
最近我聽到一個很有趣的說法:一個地方的「地下場景」越大,那個地方的經濟發展會越蓬勃。這裡所說的「地下場景」泛指一切非主流的次文化、邊緣和另類文化及前衛藝術,如詩人、小劇場表演,和當代藝術等等。或許乍聽之下很不合理,因為這些所謂的「地下」事實上都是「小眾」、「無商業性」或甚至根本就沒有商機的社會「異端」。他們如何促進經濟的發展?這個思考來自於將文化中,屬於先鋒角色的「創意」與「思考」和末端的「創意產業」二者作了某種界定。雖然說法過於籠統,但不失為一種能刺激思考的方式。
以溫哥華為例,溫哥華的藝術家和詩人並沒有比其他地方的藝術家及詩人來得有錢,一樣個個苦哈哈的,然而溫哥華詩的場景頗有一定規模,而溫哥華的詩界與視覺藝術圈關係很緊密,詩人給藝術創作者帶來靈感並彼此影響。這個場景的存在並不在於政府的政策,而是這些創作者對自身位置的某種堅持。
加拿大政府並沒有比台灣政府高明到哪裡去,花了大筆錢扶植動畫產業和電影工業,然而它的結果是成功的。原因在於文化界自身瞭解「地下和邊緣場景」的重要性,知道動畫工業、公共藝術、電影工業乃至於工藝、設計、廣告業的開發和品質提升,那些「沒有商機」的前衛圈子的「胡搞瞎搞」扮演著功不可沒的角色。前衛藝術的思考刺激了攝影、導演、動畫家…,因此支撐起「主流創意產業」的實質存在和商機的真正開發。不過,前衛場景難道不想有多點錢嗎?當然想,但是他們不會將自己與「創意經濟產業」混為一談。事實上,他們對自身存在的信心,也讓官方認知到其存在的必要性。補助雖然永遠僧多粥少,但很顯然的,若是末端的文化經濟產業越賺錢,回饋到「地下」的補助也會越多。
雖然這有點像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但我的重點是,在政府推行「文化創意產業」的同時,當代藝術圈不應該被動地想像自己「又被邊緣化」了,而該好好地、聰明地用實際地行動「鞏固」這塊本來就是「邊緣」的場景,唯有把自己的陣線認清了,才能真正發揮它的作用。我們在這個場景裡,能做什麼?個人的責任又是什麼?其實自己心裡不應該是要很清楚的麼。信念雖抽象,但確是最實在的。一個地下的、另類的、邊緣的陣地,我們必須堅守住,就這樣。

9 Comments on “「地下場景」與「文化創意產業」

  1. juanliu夠嗆
    個人不免小氣地舊話重提
    前幾個月和一個稱是藝術家的人吵架
    他有一句大意是
    藝術家做創作(不就是解決創意?)的時間
    是超越其他工作最偉大的漫長(還是冗長?)之類的
    那時也真的很想叫階級歧視的他回家吃自己說
    不過現在他正悠哉地享用國家資源外食得好好
    唉~

  2. 對於NFB有一些看法不吐不快,就憑印象寫一些回應,有誤之處請多多指教囉~~
    加拿大政府真的是花鉅資在扶植動畫創作,80~90年代那時養的數百位動畫家,一年就不知要花掉多少銀兩。
    大概是96年之後,因遭受投資報酬率太低的非議,NFB(National Film Board of Canada加拿大國家電影局)預算連續被議會大幅刪減,許多動畫家只得打包離開,好些人被美國和歐洲一些學院或機構吸收,現在狀況如何不得而知。
    從1941年起Norman Mclaren協助加拿大創設NFB動畫部門後,一直扮演著關鍵性人物直至1989年去世。80年代以來,透過競賽、放映和毛遂自薦來招募新人的動作日漸加大。當初因吸收許多動畫大師(印度、東南歐戰後、美國)而名聲大噪後的效應,造成一些天份不足的新人在組織急速擴大時,創作素質無暇細審的情況,在裡頭過了好幾年不錯的生活。
    我還記得看過他們的補助標準,當初曾算過,扣除作品補助,單純個人生活補助, 相當於一般工作中等以上的薪資(領固定薪水的藝術家?)。這導致在90年代中期NFB人數眾多,支出龐大的時候,真正打動人心或贏得競賽的作品卻愈來愈少(看看網站上Award一項,96年之後鮮少獲獎)。似乎,當時加拿大政府也正好面對了預算上的支絀,NFB的鉅額開銷成了目標明顯的靶子。
    數十年不知多少億的預算如同丟到河裡(一年大概就需要幾十億台幣),當然這麼說是很不恰當,偶爾會有幾顆銅板打到石頭彈了回來,成了少數的迴響。動畫作品除了在電影局自個兒家的戲院(當時僅在蒙特婁有一間大廳、多倫多有間小廳、溫哥華、渥太華並沒有)中放映外,其他的應用諸如兒童教育、傳統文化保存(愛斯基摩人傳說改編成動畫、法文區傳統節慶, 北極海自然生態,以加強當地人對傳統文化的認識)、競賽(世界各大影展)、協助第三世界培養動畫人才(印度、中國…),參加世界性組織(如UNICEF),授權影片給電視公司,授權影帶販賣(美國洛杉磯某影帶商)等,教育、宣揚文化和藝術型式探索並重。說實在,以投注的金額來說,成果有限。當然藝術發揮效用的時刻不能以如此短淺眼光來看待,或許十年二十年後才會發酵,但在政客眼裡,沒有立即或短期成效的政府投資,在沒有看到明確的回報之前,理應審慎評估。這種如同極權國家扶植動畫產業(前蘇聯[?]、中國和捷克的國家電影動畫機構)的模式,在鐵幕外只有加拿大在使用,而且到了這二十年僅有NFB規模日漸茁壯,其他幾乎都已在意識形態垮台、經濟不振或成效不彰的打擊下逐漸凋零。
    這有如以加拿大人的稅收來貢獻全世界的作法,一些人一邊冷眼看加拿大政府能支撐到何時,一面享用(低價消費)著一部部動畫大師的作品,其實仍擔心有朝一日若是真的最後一所「世界動畫學院」縮編或裁員,對如我們這種只吃不拉的消費者將會是一大災難。對藝術家呢?不清楚。或許下一個老闆更有錢。
    對於NFB的經營,我想在加拿大應該會有很多不同的聲音。當做慈善或公益事業在經營,不求收入多寡的作法,在現在是很難生存的吧,不管是政府單位、泡沫化的網路達康公司、跨國或本土企業都一樣,雖然難以尋得最佳經營模式,但至少要有個明確的方向讓投資者/議會/巿民/監督者瞭解錢到底會怎麼被用掉,以什麼方式獲取收益。
    這麼多資金,這麼多有天份的藝術家,在台灣的我們只能在一年一度的影展中看到一兩部,或是在電視上一年看到個三四回。在世界其他地方(除了加拿大外),情形應該不會差太多。我想NFB推廣單位似乎趕不上這個十倍速的時代,如果情況還是沒有改善,被淘汱被邊緣化將不是意外。
    從另一方面來看,兩年製作一部如Pixar般的賣座劇情長片(可以手繪或停格為主,電腦動畫為輔),大概就支付得起2/3的開銷吧,但要集合意見不同的藝術家來做工匠之事,似乎太為難他們了。這是題外話。
    至於NFB和加拿大當地藝術場景的連結,就要請教jeph及goya了。我是完全沒概念呀~~~

  3. > 若是末端的文化經濟產業越賺錢,回饋到「地下」的補助也會越多。
    就如同朱羅紀公園和新世紀福音戰士一樣, 這裡有個失落的環節。
    「如何回饋」?! 這個金錢的河流, 要如何才能導引到真正創作者(地下/前衛)的身上, 。因為, 一旦有了錢, 自然會吸引腐食動物到來(沽名吊譽者在腐爛處滋生)。在台灣和中國這種亞洲國家, 我想情況會比歐美還要嚴重。
    不管是基金會, 法人機構, 公司, 群眾, 發錢的應該不會是政府。因為是地下, 所以很難評定成效做成表格來計分發錢; 因為是地下, 所以個人主觀因素佔了一定的比例; 因為是地下, 沒錢時以地下法則操作, 有錢時以地上手法玩弄; 因為是地下, 所以金錢到來後會比地上更黑暗? 這可不一定, 大概僅僅如劉大掌櫃般乾柛大挪移一樣黑暗罷了。
    沒有錢時大家都不用搶, 只有空氣和空白支票, 什麼都沒有, 要和平有和平, 要真善美有真善美, 魔鬼的使者還沒到來。有了錢, 肯定爭議更多, 私底下/地下的捉對撕殺更加慘烈, 是不是到處充滿憤怒與狰獰卻不是因為創作。
    這個失落的環節, 不知誰能想到要如何填補上。

  4. 關於「地下音樂」的舊論重提

    Goya之前寫了一篇《「地下場景」與「文化創意產業」》,令我想到「地下音樂」這個最近討論越來越少的名詞。

  5. perhaps irrelevant, Canadian government is willing to pay more money than other governments in general.
    gov expenditure percentage from GDP
    Canada 35%
    America 29% (But they have huge investment in Defence)
    Taiwan 19% (We also have huge investment in defence too)

  6. 在一般的產業界
    有所謂研發 原型開發與量產三階段的差異
    如果粗略地放在文化領域來說
    就像是實驗/地下文化 藝術創作與大眾文化三者的差異
    (且先容我使用這些尚未定義清楚的詞彙)
    如果台灣擅於拼經濟的政府懂得怎麼扶植製造業與高科技產業
    (比方說 “產官學”論述)
    理論上 他們也該要懂得如何幫助文化界
    而不是把三者通通混為一談
    或者只注重其中一樣 而看不清楚整體的生態環境
    但是 台灣長久以來的價值觀普遍就是認為
    文化歸文化 商業歸商業
    也因此 當今天一下子要搞文化產業
    事實上 從上到下 從內到外 絕大部分都還沒有準備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