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 生活

0821流水, DJ @ Istanbul

在下周出發去伊斯坦堡之前有很多事情要聯絡要解決以及…交三篇稿。昨晚睡前我想起那個神秘的說法:你這輩子會遇到誰、會做什麼,就像進大學選課一樣都是投胎之前就先預選好的,那像是在轉世時給自己的某種人生挑戰和功課,那麼我當時腦子裡在想什麼?怎麼現在的人生如此?這種神秘主義思想往往在我覺得自己的人生荒謬的時候給我一些短暫的安慰。


當生活例行瑣事不斷湧現時,我反而會很搏命地答應寫稿,原因是跟做行政瑣事家務事比起來,寫稿像是左右腦、理性感性之間的一種平衡,說大白話一點,就是我也受不了生活裡長期只有行政和家務瑣事。需要多一點刺激像寫稿這種極耗腦力的工作,或者挑戰體力、腦力的旅行(我也不太是那種旅行只想吃喝睡而已的人,again,大概又是我投胎前給自己的功課),或者…提一些天馬行空的想法和計劃(訓練jeph的心臟XD)。OK,以上只是生活中的自言自語:人的習性跟抱怨是兩回事,就好像女生一邊說要節食一邊還會不自覺地去買蛋糕來吃這種無意識行為。
我似乎沒有哪一次像這一次一樣期待著旅行,伊斯坦堡的魅力實在不小。除了觀摹雙年展,也同時參與E策劃的活動Big family Business。為此我想去買頂假髮,因為首次登台的DJ秀就要貢獻給伊斯坦堡了。並且,我該寫一篇curator和Dj之間有什麼關係的短文-Art is a DJ!我忽然想起當時向E提議時,我心裡想寫這樣一篇文章:Last night a CURATOR saved/killed my life!(昨夜,一個策展人拯救/毀了我!)(*),以DJ、Mix、remix、拼貼、重構作為一種比喻,也同時談談何以「策展人的權力」一直是被討論的一個話題。策展人如果掌握權力,它該掌握和提出的究竟是什麼?當然,我不是想去八卦風花雪月,而從系統、知識、建構來思考當代藝術的生態和遊戲規則。
另外,最近很多朋友找我做這做那,都十分有趣的事情。當然,一邊做一邊反省自己究竟有什麼大目標沒有。當看到當代藝術的轉變、當看到藝術家臉上有了與往昔不同的神采、聽到以往我從未聽過的言語,不禁我總是想著,那麼,這個時代還需要哪一種策展、哪一種典型、哪一種精神、甚至哪一種理想?亦或者哪一種堅持和哪一種妥協?
Yeah! Let’s Party!! 好了,去寫稿了。
(*)
Last Night a Dj Saved My Life! (這段和rap一起的mix還不錯聽 XD)

One Commnet on “0821流水, DJ @ Istanbul

  1. 羨慕可以去土耳其
    羨慕可以看到雙年展
    羨慕可以游移不同身分
    .
    .
    .
    .
    其實我最羨慕是你有駝獸可以安穩的顧家啦~~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