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 策展手記

那無以名狀的部份-睡前談這個會失眠

最近Second Life這個電玩在文化圈好像有不小的迴響,本期典藏今藝術雜誌也報導了。在Second Life這個虛擬世界之中發生「真實/虛擬」的第二人生,如果在其中註冊一個身份,那麼你可以策展、當藝術家、開畫廊、辦展覽,而也就如同真實世界一般有交易、有交流,也有藝術中心成立。有趣的是,Second Life裡的世界地圖和生活邏輯和真實世界不太一樣,據說你要的話,可以飛起來(?),想到哪裡就到哪裡,當然也可以約會談戀愛吧?我已聽過不只一次藝術圈的朋友提到這個遊戲,如中國年輕藝術家曹斐在其中的虛擬角色為China Tracy,並有China Tracy Pavillion(崔西中國館),和威尼斯雙年展中國館同步展出作品。而其中許多藝術品交易有具體的幣值換算,藝術經紀人賣出作品也同樣收數成傭金,而作品在實體世界中宅配到你家。


搞文化和搞科技網路的人的思考方式不太一樣,也因而他們眼裡「看到」的也不太一樣-僅管是對同一件作品。當我敘述Second Life給Jeph聽時,他不加思索地說他寧願玩「魔獸世界」orz,似乎,虛擬/真實、網路裡的藝術家、交易等等沒什麼特別,不過就是某種網路商務。嗯…時常是這樣的,當今流行跨界、或說跨領域已成為一種潮流和創作的基礎時,常常碰到不同領域的人會以不同的「視角」來看待。比如我最常遇到的,就是所謂「高科技藝術」在從事科技領域的專業者眼裡其實一點也不高科技,而且常常還是個實驗失敗的產物,這就難說服科技領域裡的人了。也許觀者都有過這樣的經驗,一個科技人告訴你:這作品技術怪怪的?而換到藝術領域,技術是否是第一要務,亦或者應該看的是作品的「觀念」?這個辯論其實一直也從未停止過。藝術要跨界到科技領域或探討科技「媒體」的時候,往往會有這樣的矛盾和衝突產生。比如說,在前一篇文章「網路與知識新霸權,和兩個網路藝術計劃」中所談到的兩個網路計劃:Amazon Noir和Google will eat itself。嚴格說來,它們並不具所謂「藝術的形式」(form),而是發生在「真實」世界裡的駭客行動,這裡所謂「真實世界」是有歧義的,也似乎是預設了「藝術」與「真實世界」的「距離」(距離指的不是脫離現實,而是一套自身的系統和語言)。對像Jeph這樣的人而言,這就是駭客行動,而世界上有太多的白帽駭客正在進行著類似的破解工程,不過我卻辯駁,也許都是駭客,但不見得其他駭客在做入侵和破壞時都先思考文化的問題。我想,對文化的思索與行動(或說觀念)還是先決條件-作為判斷是否具有文化行動意味的條件。如ALESSANDRO在研討會中所提之很明確的創作意圖:要在這個商業入侵行銷無所不在的世界中「創造文化抗體」。
這個辯論終結於jeph的反問:「那麼下次就直接展Linux作業系統就好了?(對抗微軟霸權)使用Linux的人你不能說他們沒有文化企圖,同時,很多駭客也是這麼想的,那麼如何界定那是藝術或不是?」最精采的是以下這段:「我想不是科技不科技的問題,而是那總少了一點什麼,少了那『說不出的什麼』,就像Anri Sala作品中讓人感受到的那個無以名狀的東西…。」
我啞然,赫然覺得哇!jeph你可以去策展了!!你根本不是個科技人!話說回來,當代藝術創作對於現實的介入與行動,往往我也這麼說:好的藝術家就是一個「現實駭客」,它能破解你我對這個「假象世界」的認知,從意識上去創造,它是政治行動也同時是藝術,這是無庸置疑的。至於那個無以名狀的部份,我只能以「鄉愁」名之,在這個看似多元眼花撩亂的世界裡,「感動」已是如此可遇不可求,若遇到,那真是要好好珍惜。

5 Comments on “那無以名狀的部份-睡前談這個會失眠

  1. 好 ! 好! 好!
    連三好!
    說的真好~
    我也要去找一個工程師男友來強迫他看展覽

  2. to 姬蓮:
    jeph已被我荼毒快二十年…。他逼我聽搖滾樂,我就逼他看展做義工…。XD 在溫哥華時,我去畫廊幫忙佈展,也會徵召他去,所以溫哥華藝術圈都知道有一個jeph常常怪里怪氣地出現…哈哈

  3. Amy 也許妳可以考慮一下就專心當佈展人吧! 策展人留給jeph來當。
    如果jeph真要策展了,叫我一聲,我也想幫他佈展。哈!
    我也可以當佈展小(老)尖兵的!

  4. 不知為何,看了這篇文章,
    忽然想起在溫哥華初次見面的景象,
    我都已經忘了那家店的名字了?
    (謎之聲)原來這位就是幻之策展人J啊!…

  5. to 工頭:
    我發現自己是有老人失智,為什麼你和jeph對以前的事都記得如此清楚?我只記得那家店是Subeez,但我們那天是怎麼見面的我已經全都忘記。但我跟jeph一說,他立刻說出那天怎麼約,又怎麼錯過,又一前一後去看什麼展,那藝術家做什麼,又…你還說了什麼話…(嚇)你該不會也記得如此清楚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