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隨想

回不過神的旅程-伊斯坦堡之一

IMG_6425.JPG已經算是個旅行老手了但還是會被一座充滿矛盾與衝突又帶著瘋癲感的城市所迷惘,伊斯坦堡是這樣的城市。我很訝異自己都年紀一把,時常自以為自己「看多了」的人生某一刻,還被這樣的異文化所震撼和翻攪。時常我們讀太多會陷入一種習以為常,看什麼都迅速歸類評價和決定是否將某些雜碎丟入記憶垃圾筒或者列為資料庫裡的備份。被資訊撐爆的人最終在旅行中發現在知識之外資訊之外記憶之外乃至於垃圾之外還有太大一片我們未曾到達過也從未曾想像過的境地,就像LSD這種藥物,它的效果會因為藥量加倍而效果加倍,它沒有盡頭,最終,在你的旅程之外的人們會說:他去了之後就沒有回來了。(這寫得太茫了一點?)
我說的可能是伊斯坦堡,也可能不是,如此啞口無言或欲言又止,我反覆想著藝術家楊俊所說的:「你需要在一個地方多久,才能夠訴說那個地方?」。他問的是身份、是歷史、是記憶,也是「如何說故事的方式」。記憶,不啻只是微小汪洋中的細微光點,但是在某一刻我們又似乎看到了一整片的光影閃爍(或沙塵暴起於沙漠之上),以及它如何使其他的、過去的、消逝中的…失輝而暗澹。那不開燈(應該是忘記開燈)的現代主義建築經典Ataturk(阿塔圖克文化中心)和過客的際遇是從昏暗中緩緩流露它過期的時代野心。我走出位於隔壁的旅店,夾雜在歷史的生活和當下的五光十色與喧囂中,伊斯坦堡-當地一個grunge團撕聲力竭地唱著:「…這個城市喝八角酒,這個城市煙一根接一根、這個城市白天生活、夜晚情愛。這個城市的男人詛咒,這個城市毆打他的女人。這個城市吸我們的血,這個城市值得為它而死。伊斯坦堡…親吻你的手。」(This city lives on Raki, this city chain-smokes, this city lives during the day, this city loves at night. The men in the city curse, the city beats its women. This city sucks our blood, its worth dying for. Istanbul kisses your hand.)
完全大白話相關遊記:
伊斯坦堡之旅(一)土耳其「勝利日」
伊斯坦堡之旅(二)獨立大道上的自助餐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