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隨想

「台嗨」和「土嗨」-伊斯坦堡之二

昨晚夢見土耳其人。我想是因為睡前我正讀著帕慕克的「伊斯坦堡」,就再次神遊去了。
坦白說,土耳其人跟台灣人天性有些像,所以到伊斯坦堡,台灣人會感到蠻親切,某方面來說,兩邊的人有一種素未相認前世今生感。
喧囂的城市、車子路人沒有規則地橫衝直撞、走在獨立大道上人潮是四面八方湧到你面前,不趕時間還好,趕時間的話就有如進行人潮障礙賽(把台北夜市的規模放大20倍看看)。土耳其人熱情中帶點靦腆,好客,親切。但別弄錯了,他們凶猛起來還是有游牧民族的剽悍,最早的土耳其人是突厥人,僅管後來必定混種很厲害,但一個天天吃烤牛肉烤羊肉的重口味民族比起吃米的…是Hardcore許多。(刻板印象的想像八九不離十)所以,台客如我到了伊斯坦堡甘拜下風。
一個一千五百萬人的都市沒事就好,闔家歡樂,頂多拐拐觀光客的錢,有事的話大馬路上、櫃台前、任何大庭廣眾之下都可以吵起來或打起來。台灣人沒事嗨到一條路挖了又填填了又挖、可以一邊抗議一邊打香腸吃小攤,可以穿藍白拖逆向破解各式新視訊產品,伊斯坦堡不遑多讓,他們市中心半夜敲路拆樓做工程,整條獨立大道上的人聲音樂聲和清真寺祈禱聲震天亂響交互示眾,出奇不意地,某日廣場上多了個舞台,Bass調得特別厚重,隔沒三小時,舞台又拆了;或突然來個遊行抗議,記者被謀殺等等社會事件…。多元文化所沖積和衝擊出的不穩定所引發的「混亂」、「混雜」似乎還不足以形容這個深沉的城市,但悲傷的是,正如帕慕克所寫的,這裡曾經擁有(或一直擁有)各式各樣的矛盾與衝突,卻是座「被遺忘的城市」。說起台灣,始終面目不清但還有人至少喃喃說著它的代工產業輝煌過,而土耳其,還真的一時想不起來關於它所代表的什麼。
而這正是它的命運。
同行兩星期的當地助理所說,「沒有人來過之後,會不喜歡伊斯坦堡的。」說中百分之九十。其餘的百分之十是這個城市這個民族這個國家的謎團所留給人的文化震撼,一個全都絞在一起、一個在西化過程中非西方傳統殘影幢幢的城市。
PS. 圖片為獨立大道İstiklal Avenue的夜晚,隨時人滿為患,從頭走到尾大概四十分鐘,把人流阻力、和商家吸引力算進去全程走完大概要數小時,不包括加上鑽小巷。Wikipedia上關於這條大道的介紹中記載:每到周末時,單日的人潮流量達三百萬人,夠氣魄吧?
完全大白話相關遊記:伊斯坦堡之旅(三)紅茶、咖啡、水和酒

2 Comments on “「台嗨」和「土嗨」-伊斯坦堡之二

  1. 妳好:
    我是藝術行政管理在職碩士班的二年級學生,經常上您的網站瀏覽你的文章,提供讀者非常精闢的見解,獲益頗多~~
    今年趕著雙年展熱潮去參觀了卡塞爾文件展與威尼斯雙年展,但後來深入思考論文的方向發現或許伊斯坦堡雙年展較適合當研究的對象(因為伊斯坦堡與台灣的政治處境頗多相似之處–土耳其在追求現代化同時,不斷地向西方靠攏,進而希望加入歐洲共同體,成為歐洲一員,其夾在西方中東兩大世界間的處境與身分認同與台灣希冀加入聯合國,與夾在美國、中國間的處境有異曲同工之處),想研究伊斯坦堡雙年展的成功定位如何作為台灣雙年展的借鏡,可惜7月份去的是卡塞爾、威尼斯,已經錯過了伊斯坦堡雙年展。因此想請教一下如何取得本屆伊斯坦堡雙年展的資料呢?還是說未親自觀看會,不適合作如此大的論文研究計劃呢?
    困頓中

  2. to Claudia:
    伊斯坦堡的資料我在本期的〈今藝術〉中有一篇展覽評介,北美館出的〈現代美術〉中也有一篇策展人胡朝聖寫的文章。其他關於本屆的資料,本來網路上有一篇侯瀚如的訪談,不過剛剛我搜尋不到了,可能收錄在Flash Art裡,http://www.flashartonline.com/Archivio/riv_250/news_1.htm
    也許妳可以試著找找看…。我能提供的大概是這些資料…
    但如果妳看到〈今藝術〉上我那篇文章,文末最後一句話為誤植(最後一句話應為附註),下一期會刊載更正。先跟妳說一聲,免得讀得有些無哩頭了,呵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