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玩接龍

懸疑電影「醫院風雲」裡有這一段:老太太和一位護士說,來玩個遊戲,老太太說一個字,護士不加思索以直覺接下去,就這樣兩個人一來一往玩文字接龍。護士照做了,越來越進入狀況,最後,她們用這種直覺接龍方式竟然說出了魔鬼是誰!(那個護士自己)。
前兩天Jerry忽然問我「物秩序的不正義」這個詞我想到什麼?也是要我以直覺回答。於是我就開始亂掰,偶爾他給點評論,「再生活化一點。」他說起他去參觀捷運的地底工程,我則是接著想起自己在林茲的旅程-參觀集中營和地底隧道。我們的文字接龍很有趣,因為我是完全亂掰。我講著我所看到的景況,一直到有一座集中營區現在已是一處民宅區,接龍玩到這裡,想要讓內容更生活化一點…最後一句竟然十足讓我們都覺得驚異不已:「生活化抹除了集中營」。
這句話突然好像說了很多的什麼……
jerry說這種腦力激盪的方式不錯,一方面他講話非常跳躍,一方面我是亂掰。最後,我告訴他這很「當代藝術」啊。他恍然大悟說,原來如此,他累得快死了還這麼「藝術」。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