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

休息空檔的一則

休息空檔。


趕稿趕到拋家棄子,好吧,我沒有兒子,那就…棄夫吧。茶不思飯不想則是因為沒時間想,因為我現在寫稿的速度跟隨年紀越來越大新陳代謝的速度減緩同步,一段話磨好久,因為瞻前顧後。而這也是年紀大的癥兆,不像以前。編輯台不等人,想到整組人在那等我一篇稿子我就快瘋了。想當年…我很少拖稿,而且還會提早交稿然後去編輯台印圖片(那個還沒有電腦編輯,用手工編輯的年代),現在想來真是嘩!竟有這種阿信人生?牛牽到北京還是牛,阿信過了十多年還是阿信。嗯,不應該悲觀,我十年來寫稿稿費漲了百分之五十呢,從一字一元漲到一字一塊五(*擦汗*)哈哈。
日本人說出生於六七十年代的人屬「下下籤世代」,不過日本的社會狀態和台灣不太一樣,不能以此類推。如果在正值壯年進入職場想要開始發奮圖強,卻發現M型社會來到,算不算抽到下下籤?我的韓國友人的故事總讓我笑中帶淚,他高中畢業時家裡因為經濟不景氣而破產,困頓中上了大學,之後期待畢業趕快謀職開始美好人生,但是大學畢業後韓國破產了,找不到工作。
我怎麼寫起這些來了,休息空檔的胡思亂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