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想

跩文、掉書袋、引用和被引用

「文氣」是一種很難具體描述的東西。


不知道所謂「見文如見人」的準確率有多高,但我有時在閱讀文章時真的會去聯想一下作者的個性,或內在有意識或無意識的「意圖」。如果時間放長來看,看一個人多篇作品時會看到一個人生軌跡和他/她心境的轉變。比如像最近某位台灣重量級作家出了一本小品散文集(寫家庭點滴),讀時我不禁想著,如果一個作者不像他/她以往那般一出手就有一個宏大的、歷史的、社會的、人類的「架構」,他的思緒是不是已經脫離了那樣的格局了?當然我並不專指誰,而只是隨意聯想。於是我想到關於所謂「創作生涯」如果有量化的「曲線圖」,這個拋物線應該長什麼樣子才叫「漂亮」?有些作者(創作者)則是隨著年齡增長和經驗增加而「越老架構越大」。而這種東西,太年輕還寫不出來。有時現實殘酷,往往,人在無形的人生狀態轉變之後,意識和創作動力也會改變。
一開始就扯遠了。我其實是最近讀一些文章有感而發。有些文章,不僅是內容能啟發妳一些東西,「文字架構和切入點」也有十足的力道。我說的不是小說、散文這類文學性文章,而是近日讀的一些論文。哈哈。論文,不就是論述文體嗎?是的,但是我必須說,把觀點「論」得清楚,又直擊人心、文字又優美精準的倒不是很常見。上一屆文件展策展人寫的文章是極少數之中我要是有機會讀到,就會被狠狠重擊和震憾的。我不是要論述他的觀點有多高妙或深奧,而是他總是能以「精準、老練的『力道』和文字」把「觀點論得紮實又清楚」,每一回我只要一讀他的文章第一段,就開始熱血並會想著ohlala, this is the REAL thing!。文字之力,有十足的「勢」,「論」得不偏不倚,跩文有一點但讓人佩服,畢竟他喜歡很多「深沉」的字或詞(才疏學淺的我得查半天字典或找資料那種)。大部份學者掉書袋,為的是幫自己的文章找個不易太被擊潰的支撐點,或次一流的只是「套理論」或炫耀學問,因此有人掉書袋,為的不是要讓你看懂文章,或者「把觀點講得更清楚」。我只能說,奧克維.恩維佐的文章書袋掉出來是把深刻複雜的問題講得清楚和增加說服力,讓人眼睛發亮,有些點,很簡單,但是精妙。其次你才有一種閱讀「後作用」恍然地發現,這種人真是資料庫夠龐大~哈哈。不過,我的重點是以下這個:一流論述者,他再怎麼跩文、掉書袋,也都十分清楚也有企圖要使「他的文章將來被世人引用」,因此在處理文字和觀點上也自然流露一種氣魄和格局。
這算是我自我反省和學習的一個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