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懸疑VS命運

純粹好玩,隨便亂寫。


這一周(應該說上星期)也蠻忙碌,就如同Jeph現在沉迷的懸疑影集〈Lost〉一樣,幾個故事線平行發展,但看似平行的事情,都在某些時刻交會並產生更懸疑的發展。
Jeph下班後吃完飯一定要看兩集〈Lost〉,這影集居然可以拍到第三季,可見劇本所安的伏筆的架構有多大。每看一次這類影集,他就會開始推測編劇者是在什麼情況下,得以讓各個錯綜複雜的故事線持續進行卻又不會散亂掉,也許〈Lost〉的編劇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小組,這些人如何溝通而不使得劇本演著演著讓觀者真的Lost掉了?他說應該要有個電腦軟體幫忙計算才不會出現前後不一或矛盾現象…(笑)?嗯,以上是他看懸疑影集的樂趣,後設地推測編劇狀態和劇情走向,編劇得像駭客一樣,相信最終的一個神秘的共謀對象,觀者俯看這些面向,和劇情的虛構故事本身的懸疑同樣有趣。
生活中的每一件事都像一個單元影集,只不過每個小單元的劇本寫得好或不好罷了,有的有趣、有的無聊、有的意外,參與寫劇本的除了自己和相關其他人事,和一股不可知的力量。這感覺像寫著自己的劇本的同時,也試著解開生活的某些懸疑之處,或試著將這懸疑推向某一個(預設的)點。更進一步,人生處理的已經不是後設出一種推理或解答技巧,而是處在更複雜的個體、社會狀態的「反身性」中(錯誤用字的話,抱歉,只是某種感覺),舉個例子來說,友人Jerry常說他的工作是去瞭解「何謂『社會』」?在此,「社會」是個複雜卻又流動的具體又抽象的東西,我們都在社會「之中」,也都是「社會」這個劇本的劇作者,我們何以置身其中又同時去理解它?
這又像一種或交錯或平行的多維度的時空。當(可知與不可知的)記憶(或被遺忘的事物)出現於某刻,因而影響了當下的事情發展,這是一種時空彎曲並疊置的「場景」吧?曾經有人告訴我「上帝」(我的詮釋為一個「全知者」)所處的時空是十二度空間,五度我還可以想像,五度以上就難以想像,那十二度….是什麼?我總想像所謂一段人生、一個社會事件、一個過程都可能是這種疊置的時空所共同造成而顯現為物質形式的樣貌,這其中包括了個體或集體的記憶、遺忘、意志、加上參與其中的人事物的整體作用。人如何抽絲剝繭去瞭解這中間複雜的前後關係與幽微的面,甚至最後得打破這種前後的線性關係,使它們「展開」成一個面來看穿和解開謎題。
所以我也將人生歸至「懸疑類」,也許其任務就是「把你自己的劇本寫得耐看一點,並且最好也成為那個最後的解謎者」,你演你人生的戲,也是在演別人的人生中的戲,每個人有一齣,哈哈或者,我們只是一大齣戲裡的一個支線。此刻,要突破線性的法則,才寫得出一個如同〈Lost〉一樣的懸疑劇。〈Lost〉影集中四十七個墜機意外的生還者,在一個處處殺機的荒島上,發現他們的過去與現在生命中彼此交錯的點、乃至於連成斷斷續續的不同的線,最後成為連他們都意想不到的際遇。
但其中有一個角色非常有趣,他總是對大家說一句話:「這一切都是--命運。」

One Commnet on “懸疑VS命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