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

真的是雜記

人生樂趣不少。


剪髮記
剛剛心血來潮去把頭髮修一下,想讓頭輕一點,交待剪髮師不要剪短(上次不小心弄太短好不容易等到稍微長點了)只要修出層次就好。她好像瞭解我的心思,我就放心敘述想要的樣子,她很有信心,我千交待萬交待不要短只要薄。第一輪修好,上半部還可以下半部怎麼鬚得很,於是請她修齊一點。我讀著〈藝術創業論〉,小姐拿了鏡子來叫我驗收,赫!老天,後腦怎麼像個沒有切掉梗的蘑姑?!小姐面有難色不好意思地說「對,我也覺得好怪~」是好怪,我看得出來。我想是我沒說清楚,拿出紙筆畫給她看我的意思然後問她:「救得回來嗎?」她說可以但要修短一點。
我想短一點跟一個帶梗的蘑姑比起來,那還是短一點好了。她拉出椅子坐下來,也好,就慢慢剪吧。再次拿鏡子來。「那個梗的部份是沒有辦法完全切掉,對嗎」我問。她不敢再剪,要不變短髮了……Orz。我看了兩分鐘後跟她說,好吧,那梗就留著吧。接著細部處理,等到都吹好了突然問我兩側為什麼一邊厚一邊薄差這麼多?這。。。orz 是的,我也看到了。我不想讓她太為難,就開始說著自己的頭髮本來就不好整理,髮質細又會自然捲所以這不是她的錯,沒關係,但是…「還能怎麼救?」我問。其實心理知道已經沒救了。「這樣吧,原本分左邊現在改到右邊」,她開始拿梳子幫我分成另一邊。畫虎不成XXX…,很難吹,最後她建議我拿髮膠把它固定住……Orz。這跟戴假髮的意思是一樣吧?這樣下去準會被理成光頭的,還是趕快結束吧。尷尬地起身付帳,她告訴我「妳先回家看看狀況,下次再告訴我怎麼樣…..」orz
熱瑜珈
做瑜珈這回事。前幾天誤闖一間教室,當場二十來人不用幾秒個個做出瑜珈之王倒立勢,哇靠我第一次見到這種場景,馬上警覺誤闖武當山,看看女老師的身形,嗯,果然是位練家子。這要是事先知道我應該不會去。就因為不知道哪裡都敢去。但也因為這樣陰錯陽差好奇心更重,明日挑戰以前從未試過的熱瑜珈,小姐告訴我四十度。我問她如果昏倒怎麼辦?她看看我覺得這個問題…沒有三兩三你就別上梁山,嗯…咳咳,那。。。硬著頭皮上,四十度就四十度,頂多昏倒而已,本小姐2003年在威尼斯軍械庫看雙年展時還四十幾度咧,照看不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