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 隨想, 高級文化V.S大眾文化

瞬間感到虛空的周末夜

無可逃脫。


我想我感到一陣虛空難不成是因為我口沫橫飛地講完了村上隆的藝術創作之路,被他及他的創作所有相關之一切-或乾脆稱為村上隆藝術「生產線」(而我們居然都involve在裡面)所散發的一種詭異的能量所逆襲,或者,一種flash back─這有人稱作「倒敘反應」、「倒敘現象」或者「回閃作用」,就像那個LV Logo就像那朵笑得可愛到茫掉的小花。
盯著那樣的東西看二十分鐘,所有的顏色都會捲在一起轉動,所有的意念都會停頓,然後出現視覺暫留,接著一種奇異的補色原理會讓你看到紅的變成綠的綠的變成紅的,而此刻你才知道這叫做「作用力」-村上隆擅長運用這種作用力,它沒有真實虛假的區別,也沒有絕對,只是一趟trip。
如果你試過有種東西吃了也會這樣-村上隆畫很多那個東西,就能瞭解這種瞬間被放大的反撲力量用一種超越原先的(任何)形式,讓你空洞地好像快樂就快樂到一種莫名奇妙、恐懼就恐懼到巴不得讓自己一了百了。我在說什麼?我說的是充斥在生活每分每秒,商業資本主導的時代裡無可逃脫的消費旅程。它無止盡地延伸,像村上隆彷彿是在測試著自己還能賺多少錢,還可以如此這般再生產多少小花,在LV上面再畫多少卡通,並看看把LV塞到美術館後會激怒多少人之外又得到多少掌聲?甚至,他龐大的出書計劃有九本書,他腦袋在想什麼?哈,如果這個作用力-flashback是他最後要傳達的意在言外的東西,那麼真的是挺神。因為這種「倒敘反應」反而會讓人看到一樣的事、不一樣的結論。或者,我某程度是這樣理解他的行為。所有的公關、偶像製造過程,消費世界的邏輯也許都能以這種倒敘、回閃作用來揭開它包藏得較深沉的部份。
這個藝術家洞悉商業資本的力量,穿透金錢的遊戲,於是將它發揮到極致。他不遵守所謂藝術要清高典雅,還乾脆把口袋中的遊戲規則公諸於世,極致到什麼地步,今天同場座談的一位講者(為籌劃他的講座與他近身接觸過)直講述著前所未見的藝術家的「高拐」,呃…既然她都說了,那我就大膽寫了。她的講座內容其實很有意思,因為任哪個藝術圈的人大概都不會在台上講這些「內幕」吧?或者,這種機車我們也見過,村上隆則是推到了極緻的龜毛,然這些都不是無意的,而是一整套創作觀念的轉化或他也在對他自己反撲,不是嗎?他的創作內容就在談消費、談日本當代社會的扁平現象,甚至是從戰後以來那不被反省的意識狀態…,可是,別忘了,村上隆的「超平」Superflat結論是什麼:「未來的世界就會像今日的日本」-這個應該才是重點。講述著舉辦耗資數百萬(甚至有千萬一說)的村上隆講座的同仁如何被震撼教育,這裡「教育」可以有正面反面兩種意思-可以感覺一股亦正亦邪的力量驅動了消費、品牌的運轉,然後,村上隆再把這一套當成藝術觀念加以行之。
她講了一個關於村上隆的經典:他要收集所有批評他的負面評論,原因是當他透徹瞭解了別人批評自己、討厭自己背後的思考邏輯後,他便能依此找到未來再創作的方向。
真夠豁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