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趕稿狀態是一種刑罰

趕稿這回事,狗急跳不了牆只能處在精神焦慮狀態,所謂爬格子這回事-現在也不是用爬的了。題外話,打字習慣後已經不會寫字,前幾天去銀行匯款,小姐說我單子上「壹」寫錯了去重填重填!我差點腦羞成怒,因為我不想問她那「壹」倒底怎麼寫啦?!可不可以給我一台電-腦?!


我經歷的稿紙時代並不久(學生時交作業不算),最後一份手寫稿是畢業論文,那時我才剛剛有一台我哥送我的電腦,Jeph給我一個軟體,上面是練打字遊戲,我應該是有打字天份,沒多久就打得飛快,在師大的計算機中心電腦房裡上各大BBS討論版上跟人每天「談藝術」或罵架,罵架是促使打字飛快的絕招,為了跟人辯論死都要打出來(哈)。後來我就不會用筆寫字了,更不用說寫文章,變成要看著電腦一邊打一邊修才能思考。我從完全不會用電腦到會用電腦打字中間像無痛生產一樣沒經過多少痛苦,似乎改變得很自然。
不過有件事很奇怪,我的各種背包裡還全是筆,而且有一段時間我特別愛買文具,像便條紙、釘書機、色筆這類小東西、A4檔案夾、Letter size檔案夾,legal size檔案夾(這種一次也用不到)…,多到搬家還捨不得丟。
寫稿去了,我真痛恨自己現在每次寫稿都要寫到如此連滾帶爬。

5 Comments on “趕稿狀態是一種刑罰

  1. 我每次買完新的文具(筆記本、資料夾、等等),都會有「要開始振作了」的感覺。不過通常只有維持那麼幾個小時而已…

  2. 呵~
    從chih那兒連來看見妳這篇文~
    現在是清晨五點多…
    我很了解妳說的趕稿這種刑罰…唉~
    抱歉,我看不到下面的檢核碼,所以沒填^_^”

  3. 深有同感!還好我不用寫稿XD~
    慣用電腦之後,我也不會用筆寫字了,在Word中打打剪剪貼貼似乎成了思考的唯一方式,一拿到白紙和筆,腦子就頓了~
    買文具成了督促自己的一種手段,但效能確實很有限啊!
    (檢核碼我也是無論如何都看不到)

  4. 那個,現在像匯款單這類東西上頭,都會有數字的國字列出來吧?有次去水果店,因為是要報公帳的,就請他們開收據,只見那小弟也是翻出一個寫了國字數字的sample出來依樣畫葫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