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生活

二訪福州

旅行
年紀越大,現在若非因為要做什麼事而到一個地方去,我是一個哪裡都頗懶得去的人。睡覺就好(只睡覺上網兼發呆的行程倒是不錯),但以不超過五日為限。上回到巴黎我這樣過了五天,每天有Paul的甜點吃就幸福至極。我已經過了拿著觀光手冊去趕觀光景點的年紀,對尋訪美食也沒太大興趣(或者是平日已經吃得太多),「吃」這種事命中有就有,沒有也吃不到,這類事情我十分相信得之運也不得命也,現在一律只不要太難吃都可以。旅行要嘛有好友,例如像去年去墾丁三天有幾位很可愛的朋友,要嘛要有有趣的事,看展覽弄展覽聊展覽,或有什麼方式與當地有較深的接觸之類。即便只是這樣就已有看不完的事。


福州與長輩
若不是因為要去探望長輩,我應該一輩子都不會到福州這個地方。兩年前去過一次,這次再去覺得那個地方變有錢了,社會急速發展就如同所有的報導中國的訊息說的那樣。社會落差大,大部份的人民和城市現代化過程像兩個不相干又重疊的世界,或者人都像蒼蠅可以用「複眼」看待和生活於這樣的世界?我被那種喧鬧和社會氛圍的乖離所干擾,在那裡很難思考,光被各種無序的聲響所包圍就會一直偏頭痛和躁鬱不安。所謂建設,人跟不上現代化,現代化則又無情地製造無數廢棄和冗餘、被生活所驅逐的人,這不是只發生在中國,但是中國現象卻特別驚人。
長輩家裡的人一直要我去名勝古蹟所在的鼓樓,我說好但每天都起不來。因為要爬鼓樓最好是早上五點,幾千級石階。若是有閒情意致倒是可行,但我主要是想陪老人家。老人也是被社會所拋棄的一環,若還加上病痛那真是活得很辛苦,這是我母親走後我得到最多的啟示之一-關於現代人的個體生命過程的異化和莫可奈何,生命整體性並不被尊重。人越老,時間和空間都被壓縮推擠到更邊緣,也因為這樣猶如又是處在另一個平行的世界,那裡的時間空間都被工業社會所唾棄。
歷史
相對於台灣的急速去歷史化,中國是個太過社會寫實性的地方。兩個地方好像各自在做兩種極端的實驗看看如此會把人帶往哪裡去?兩種都把人撕裂。台灣是個文化沒有梗的地方,歷史的一再被抹去使得人們沒有往下紮根的感覺,一切都輕飄虛懸。而看看中國的電視節目和不斷播送洗腦的歷史紀錄片,也可以明白何以兩地當代藝術會發展成如今這個樣子。想想在我受教育的過程裡沒有什麼社會寫實的內容(我是說以前中學時代的歷史或國文課程裡),到高中才讀到一點像阿城的東西。也因而我們這一代或下一代,社會和歷史感都很差。都活在假相裡。中國則相反,社會寫實到失去幻想的能力。
PS. 很多都市中的景觀讓人想到中國藝術家張大力的作品,果然也很想在上面寫個「拆」字啊~哈。
傳媒與商業力量
中國和台灣現在正朝著兩種極端的方向前進,到哪一邊都讓人很想撞牆。唯有商人不在此限。中國現在除了歷史紀錄片大放送之外,投資理財節目也很多。曾是台灣很紅的藝人曹啟泰還主持藝術投資節目報導藝術拍賣實況,一張油畫拍幾十萬到數百萬人民幣。還有一種屬大眾投資的藝術拍賣報導,一般坊間的古董字畫拍賣實況。再者就是台灣通俗文化入侵,如綜藝節目,像當年台灣受香港如今受韓國日本影響一個樣。
比較好笑的是新聞,尤其是台灣新聞部份,基本上就是把台灣新聞中的置入性行銷(哪裡吃哪裡玩)拿掉後,把一些地方殺人放火社會新聞拿掉後剪接成一段政治性新聞。還是亂七八糟,台灣的政治、歷史和社會的宿命看來很悲哀。想起前兩星期看一部講波士尼亞和塞爾維亞內戰的電影〈三不管地帶〉,兩邊士兵淪落戰壕中無人解救的故事,他們在戰壕中翻到一張報紙讀著,其中一個兵對另一個說:「烏干達真亂啊」。我想是差不多這種感覺,自己已經亂得要死但都覺得別人更亂七八糟。回程的機上新聞在報導土耳其發動對境內庫德族的攻擊,又想起電影中到最後聯合國維和部隊也不管的悲慘荒謬結局。
鐵板車,表相和Copy
坐福州計程車就像坐鐵板車一樣。好像都沒避震器,從機場到旅館,震得我差點散掉。而且長程要講價,一分錢一分貨,同一段路,我坐過最便宜的,結果走泥巴路,途中還去載一個不認識的人(嚇)。次便宜的,走一半高速公路,一半繞路,因為司機不想交過路費。最後一趟叫酒店的車我才發現原來是全程有高速公路可走的~。任何事只有一個表相,因為還來不及學做內在,亞洲這一路從日本、台灣到現在的中國的現代化過程前仆後繼,但因為民族性不同也發展出不同的結局。食物也是如此,要內在那鐵定比台灣還貴。所以別誤會中國東西很便宜,沒這回事。他們也很懂賺旅客的錢。(PS這張圖是在酒店內拍的,很貼切表達了表相和Copy文化。鐵板車忘了拍啊~)

2 Comments on “二訪福州

  1. 我現在在上海,也是一直感受著如妳所說的這樣文化上的乖違和表相化…
    中國的發展,一直被二個很極端的力量拉扯,就這樣拖拖拉拉地”進步”,但這都很表面上看到的,文明的進步,真的不是只有蓋幾棟大樓、開幾間很chic的店,或者電視上的宣教來成就的。
    看完妳的文章很有所感,謝謝分享。

  2. to Savi, 謝謝留言。2004年去過一次上海,也好像是覺得雜亂到一種境界,呵,一杯三百的雞尾酒和一杯兩百五的咖啡令我印象深刻啊啊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