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

恐慌流水帳

晚上終究是決定要進入一級警戒區的中心去(煙火區),於是心情也是一到了晚上就進入一級備戰狀態,想到要跟幾十萬人擠就百般不願,活動哪ㄦ不好辦辦在警戒區裡面…orz。


從下班時間開始交通線處處傳來災情(從我的twitter留言板上看來…),哪邊開始塞車了哪邊人潮湧現…,打商量先到周邊二級戰區讓我這老人適應一下再閉著眼衝進一級戰區。人年紀大了真的很怕這種人潮很怕擁擠況且我對倒數和看煙火沒興趣。終究要面對2007過去2008到來,我沒有哪一年跨年如此焦慮逢人就說:2008好像會是世界很動盪的一年?這種動盪包括太多不確定因素,大至全球經濟小至個人生活,或者其實只是因為要弄展覽的關係又開始為自己的生活狀態而焦慮。好像是在怕飛機爆炸這種心情而得了恐慌症-一如我的朋友L要上飛機之前一個月起就不停地夢到飛機爆炸的畫面,接著只能靠鎮定劑來緩和那種恐慌,但事實上很多人都很享受飛機起飛的剎那(即使你知道那仍是有生命風險的事)。2007是我心理上比較輕鬆的一年,也因為如此我覺得完了,2007就要過了。為何天生就有這悲觀傾向我也說不上來,總之我覺得自己不阿信的話好像有點不太對勁。晚上去政大書局買了兩本書,一本正是昨日友人S和H提到的〈等待藥頭〉,聽說K起來有點硬,另外買一本吉本芭娜娜〈盡頭的回憶〉-我需要芭娜娜小姐療癒一下。也是越到這樣的時刻越想起親人,我越來越能理解這樣的時刻為何會特別感到孤單。有些事情不會隨著人的離開而結束,我母親生前最後的孤單在她走了之後遺留在我心裡,我長輩離開台灣後的無奈也留在了我心裡,我似乎要這樣帶著這些走向未來的人生。過於灰色的跨年。動盪,是對自己2008年的某種奇怪預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