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 生活

鬼打牆

鬼打牆之人生大夢一場。


聽說這位新來的波士尼亞老兄瑜珈教得不賴,於是我就去試試。果然不錯,笑容充滿魅力,精神集中,慢條斯理,完全是瑜珈刻板印象中的理想典型(誰還記得印度人練瑜珈是哪個樣子?)。先來拜日式做個五六七八次,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完全比照少林寺。確實幾次忘了,最後一個印象是弄得我手臂快燒起來,Cobra完push up,push up完down dog,做了一陣之後我開始想怎麼沒完沒了了?最後趴在地上快起不來,波士尼亞人說了:看起來你們挺高興,那我們繼續再做兩小時。好個波士尼亞人。趴在地上我差點大笑,覺得自己已進入鬼打牆狀態,他倒挺自嗨隨時講笑話。想起前一陣子看的講波士尼亞內戰的電影,忽然很想問問這位老兄「你怎麼會來到台灣,波士尼亞現在如何了?你老兄是大南斯拉夫主義者嗎?你們那真是比我們複雜多了啊!我搞得一頭霧水,你知道斯洛文尼工業搖滾樂團Libach那種打著紅旗反紅旗的法西斯把大南斯拉夫情節弄得很搞笑阿…………..」(我管得還真多)
做著做著我覺得我真的Trance了,忽然開始反省起過去這一年。不知為何我一直想著一句話:「說和做差很多,說和做真的差很多,說和做真的不一樣……人都是說得多、做得少,說得多、做得少….」我在心裡覆誦了N百遍,覺得這無非就是這幾天整理企劃案的同時對自己的懺悔。廢話,說本來就容易,做本來就很難。重點在於,我獨自譯著幾位藝術家的資料和創作想法時,回想著策一個展、蘊釀一些想法、讓自己知識長進點是一件多麼需要時間和投入的工作,沒有投入就沒有進步,而這一點也騙不了人。更有感觸的是,往往我們思想跑很快,但要落實在現實生活中卻有如龜速,因此想法永遠和能實現的有落差,但無論如何我覺得安慰的,是至少從資料中讀到一些覺得有趣的東西。我想著今年的展覽,深知自己往前走的竟只是如此一小步(或者就只是像不斷重覆這些動作一樣循環著),但時間卻已經過了這麼久,又老了一歲。「累積」這回事,必定得將時間放長來看,只以一年為單位來檢驗策展這種工作你會發現此人像個廢人。去年一整年我整個重心放在「田野」(這是好聽說法),意思是讓自己多看看多接觸接觸現實,現實真是讓人想哭又想笑,跟瑜珈做到趴在地上沒來由想大笑一樣,但我很珍惜那種累到極點倒頭就睡的每一日。現在有如刻骨銘心,猛然回頭才知道自己的缺憾到底是什麼。也因而我似乎也寫著寫著做著做著看見了自己的極限。很想嚎啕痛哭。(我又想哭又想笑怎麼回事)
做瑜珈如此不專心,錯了,我很專心。這一切幻象和幻覺都是進入了鬼打牆狀態後產生的下意識反應。否則你不可能完成這九十分鐘,重覆過程之中還有各種道具,一會兒拿磚塊(不是砸自己的頭,別搞錯了),一會而拿毛巾,如果還不夠,繩子、枕頭等伺候著,一不留神你就拿錯了變得很可笑很像周星馳的電影-所以,周星馳的搞笑其實也很黑色。
九十分鐘過了,波士尼亞人祝我們周日愉快。我鬼打牆地走出教室,覺得自己的人生是大夢一場。波士尼亞人真不賴。

2 Comments on “鬼打牆

  1. to XXC: 魔幻寫實,我想我的人生比這更魔幻一點了(猛到心臟受不了哈哈)。哈。我現在終於瞭解為什麼需要這種文體。我以後應該多練習魔幻體。你論文交了沒啦,來團聚喔。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