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雨,下不完了

1.
雨打在雨遮上,像一盆一盆水似地傾倒下來再繼續打在鐵皮上-非常Local的一種聲響。想著樓上是怎麼弄的可以讓雨水用這種方式打落在樓下住戶的窗上或地上。這裡的空間永遠以一種雜亂交疊的方式共生或維持著恐怖平衡。某日我看到了一個超級屌的景緻,一座建築完全被包圍在各式鐵窗和醜陋的塑膠和鐵皮之間,台頭是堵住去路的防火巷,低頭是下水道修補後的補丁。


2.
公共、私人的分際是如此模糊。也因而公共、個人相對的力量也不斷抵消。好比說佔屋者、竊居者、侵佔空間這類事情其實在台灣討論起來,脈絡和感受上都消對地模糊,原因是我們本來就經常生活和游走於灰色地帶,比如已被認可為台灣觀光必訪的特色:攤販和夜市不就是最厲害的Squatters及文化?
台灣不是個法律規範嚴密的地方,這是另一番風景和另一種文化脈絡。或說是一種族群性使然。回想起在北美洲或歐洲某些地區的人那種腦子從小被狠狠「格式化」過的地方,看到「LAW」這個字讓任何人不由自主就嚴肅和亢奮起來(左派右派都很亢奮),一個騎警晃到你面前你立刻感到它所代表的權力在「個人」面前所施加的強大力量,他還不必開口說任何話。在台灣,黑道搞反而比較給人這種感覺。公權力常是個笑話。於是,討論公權力、體制的種種也往往沒那麼大的力道和反作用力。糊成一團不了了之居多。或者,太模糊乃至於人們多半寧可不左不右,不東不西,不贊成也不表態但又隱隱不滿著什麼或逃避著什麼。總之,太過分明不合此處常理也不合乎人情道理。也因此我往往想著,我們對西方談論的框架理論或實踐,究竟能有多少領會和瞭解?沒有涉入或生活過就永遠隔一層。但這也說明了一件事,只有自己能深刻理解和表達自己的脈絡,這是他人永遠無法替你做的事。往往看著這個都市的一角,就在想這些個無聊的事兒。
3.
以上寫得沒頭沒腦。其實我這是在測試新的MT4的界面和用法。據說升級後的MT4有強悍的功能呢XD。不知道那是什麼,能抵擋垃圾的猛烈攻擊還是什麼智慧型留言系統?當然,後台界面更user friendly了,麻瓜如我不用太傷神。
4.
雨,下不完了。今天開完會回到家趕校一篇文字稿,當電話溝通完畢我已經整個頭痛到爆裂。完全無法顧及其他就昏倒在床上,直到被一隻蚊子給吵醒,雨聲還是那麼響,明明就不是很大的雨。這一切都太魔幻,直到我說什麼都像笑話也不像笑話。很多事,我需要腦子和身心整個Format掉重頭再來。這是2008遲來的魔幻新年新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