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ouver, 旅行, 生活, 策展手記

旅行

從紐約到溫哥華,我一上飛機就昏睡了過去,連起飛都不知道。全身坐得酸痛,實在怕了坐飛機。一直在想有什麼法子騙過自己的身體好讓時差的調適快一點,照以前我的生理時鐘,到北美洲需要至少十天才調得過來,那真是什麼事都不用辦了-於是完全處在一種過度快速和消耗的狀態。台北出發那天晚上幾乎沒睡,一上飛機趕快吃下醫生開的一種助眠劑,這一招還蠻奏效,但不知道是不是因此又欠自己的身體更多-無間道裡說的:出來跑的,總有一天要還。哈,還什麼?還長久欠自己的休息,和長期支用明日的體力。這種事,年紀越長一樣一樣開始算帳。醫生說:怎麼會這樣,你自己都知道,不是嗎?偏偏我還問他為什麼,覺得以他的專業應該會告訴我什麼不一樣的事情。道理都很簡單。如此而已。


拖著這樣的身體或人類的生理局限,要做超越這局限的事情,現代人就這樣逐日把自己榨乾。在紐約開完會,趕到溫哥華把事情再討論一遍,就不過兩個下午的事情,各方面代價都不小。甚至無法回想起,那麼,還不是很久遠以前沒有網路的時代,人究竟怎麼溝通?那時候不管用哪一種方式,都還有時間多喝個咖啡或看看海吧,時間拉長、空間也沒有被如此壓縮。科技時代的好與不好是什麼,我酸痛的身子漂浮的思緒每每踏上異地的亢奮加疲累已經訴說了很多。
然後便是每個地方的故事,一個、兩個、無數個…,從眼前掠過、耳邊流過、在交談間、在街角、在吧裡、在所有你想到的地方。這些,比暗室裡或白方格子裡的作品更加生動有趣,而創作,當然和那些現實中的經驗大為不同,它被某些方式純化過、提煉過、或特意地突顯出我所沒注意到的面向,有時候,很累了也很厭倦了,這時候有一件細膩的作品出現就會彌補一些空虛。僅管在商業系統或各種體制化約下,找到它並不是件容易的事。這也同時是件超出一個人生理能力局限的事,一天兩天你能看多少作品?走著走著覺得自己還真荒謬。比利時藝術家大衛克拉耶布的作品讓我在走出藝廊後,覺得整個時空場景都解離了開來,突然跟作品中的手法一樣,一個瞬間,無數的角度-它拍攝一個瞬間的無數個角度,看了十幾二十分鐘都還是那個瞬間。
終於回到溫哥華,我焦慮症不時地會發作,倒很期望這個慢半拍的城市可以幫我緩和一下某種失速感。反正我沒車了,又沒有像紐約那樣恐怖的地鐵系統,一切也只能用走路的速度進行。網路我用不知道哪裡漏出來的無線波,速度也梢微鈍一點,也好。我又見到了老友,有種熟悉中的陌生陌生中又有熟悉。說了一些例行的東西,說起畫冊要寫的essay,那就Hardcore一點,H說他寫完感謝的前言,後面馬上接著寫「Welcome to the HELL!」哈,這世界有很黑暗的一面不是嗎?就打開天窗說亮話。我忽然從恍神中清醒,大笑,讚同,那不就是這樣,不然做展覽是為了什麼?這世界不需要錦上添花,但需要揭開更多黑暗的真實。我還是很喜歡他那種直率的幽默。
果然是個慢半拍的地方,我居然還寫了這麼長。紐約的友人問我,「那妳現在還有時間寫Blog嗎?」我都忘了我還是個blogger,在台灣,越來越沒時間,再紐約,光趕地鐵就差不多了,在溫哥華-至少會有想寫的心情。每個地方的一天24小時為何會差異如此大?
腦裡還殘留曼哈頓的殘影,恍神多過思考。
OK,先這樣吧,該繼續做行政去了。

2 Comments on “旅行

  1. yoho Amy ^^
    its Fay~
    looong time no see
    how have u been?
    i’ve been missing those good old days back in van….
    getting exhausted here in tw….orz…

  2. Hey Fay!!
    Long time no see… Good to hear from you! We are good, same old same old lah…. Vancouver always reminds me those crazy but beautiful things… you know what i mean.. WELL.. we should get together again in the future in Vancouver again!!!
    Jeph say hi to you!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