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食物, 高級文化V.S大眾文化

甜點的聯想

美式糕點的特色就是粗線條,顏色土、太甜太乾。


一開始會很排斥看了實在不想吃下去,不過看久了也是會習慣-一坨、一團、或者很土的裝飾(比如在巧克力外黏小熊軟糖),最後幸也最不幸的是也漸漸習慣,某一天會忽然覺得粗大乾但又很昂貴的美學似乎也有它的道理-極致便可以以「好萊塢」化的飲食工業/霸權名之,說「好萊塢」-是一種忘塵莫及的管理、技術和忘塵莫及的資本二者營造出的奇觀。於是時間久了感受被漸漸改變、過去的記憶被塗銷後寫入新的,於是新的價值出現並被接受-嗯,馬基維利怎麼沒寫要殖民異己,就給他不斷地吃你的食物,吃到有一天他們覺得好吃就成功了?連味蕾和下一代的基因都會被改變-這應該是最生化的武器。我有很多習慣就是這樣改變的,所以我在講的只是日常生活,不是什麼大道理。或許有點極端,吃的文化頂多以「混血」「融合」來說很少需要這麼尖銳看待,但好比中國有一種可以成為帝國的方式(他們不是拍了大國崛起?),就是在全世界大街小巷開滿中國餐館賣酸甜肉。越寫越離題。我要講的是:最近一次我吃了美式糕點之後,忽然想通了,為什麼美國人創作的作品總是那種風格?看了惠特尼雙年展之後的疑問-粗線條、喜愛形式化、米老鼠式議題,成名後就把這些特質以好萊塢方式巨大化生產(想想安迪沃荷、傑夫孔斯、馬修巴尼、連帕洛克我現在都覺跟德州的甜點應該有關係),這應該就是美國人喜歡的美學,甜點的樣子已經解釋完畢。同理可證,台灣也有自己一種樣貌(比如自助餐便當哲學)、中國,日本、韓國也都有…..成為一種固定典型之後,絕對可以從日常生活中觀察到原因。這篇亂掰的,不要來問我什麼是自助餐哲學或米老鼠議題。哈哈。

One Commnet on “甜點的聯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