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訊息, 生活, 策展手記, 藝術/展覽評介, 藝術家

關於Oversight

小記:
在溫哥華策劃的〈Oversight〉(觀察/疏失)一展將於7月25日在溫哥華Centre A開幕。藝術家為葉偉立和吳語心。這個計劃我們前前後後,陸陸續續長談一年半,對於內容呈現、在溫哥華呈現關於寶藏巖議題的意義,以及展覽方式等等,以及到最後進入瘋狂的行政過程…(瘋狂的是我)。一年半來,我們隨興或嚴肅地談著,時而陷入一些回憶中、時而提出各種疑問,時而推翻之前的想法….。我在溫哥華寫的計劃案,和藝術家以email通聯,他們在巴黎駐村時,我到巴黎去繼續談,他們從巴黎回到台北,我們轉往挪威森林、卡夫卡這些咖啡館,我總是看著葉偉立的黃長壽,想像著展覽會是怎麼樣。若想看作品,我便搭公車到他們的住處去。這段時間,我們各自還都做著其他事情,時而忙碌時而懶散。但如今展覽慢慢成型了,我恍然回想從發想開始,好似也就這樣過去了的一段時間裡,其實我們累積了很多無形的東西-回憶、情感、錯誤推論、過大的夢想展覽規模、修正、以及到671的加入協助。更多的是對一個地方、對人、對時間的更深刻的認識。要瞭解歷史背景,你可以上網查資料、去圖書館找資料,要知道發生什麼事,你可以聽聽曾經參與其中的人的說法,但有另一種東西,是在這樣長期的聊著聊著在心裡不知不覺地沉澱出了一些特別的感受和記憶的肌理-那是一種看不見的內在轉變,對一個地方認同的重新建立和認識,是一種時間的過程的累積。這一如葉偉立和吳語心在寶藏巖長期的投入,那在作品中成了無法被取代的質素-一種氛圍,一段經歷,一種性格.。
這或許是我這段時間以來收獲最多的部份。
以下為溫哥華觀眾先寫的一份簡短敘述:


The THTP Project / Phase Five / Oversight
- The Personal and Collective works of Wei-li Yeh with Yu-hsin Wu
〈觀察/疏失〉(Oversight)展覽將展出台灣藝術家葉偉立及吳語心的個別及共同創作,內容為他們在台北寶藏巖社區進行的持續性創作計劃- 寶藏巖泡茶照相館計劃( Treasure Hill Tea + Photo Project / THTP Project)的第五階段。展出形式主要包括葉偉立的攝影創作和文字(輸出為海報)(註1),和吳語心拍攝的紀錄影片。
「寶藏巖」是個被大多數台北市民忽略和遺忘的老舊違建社區,位於台北都會邊緣、基隆河畔的山坡上。這裡過去曾是軍事用地,約在60年代,戍守於此的一些軍人和其眷屬開始非法佔用這塊山坡地,自行搭建起簡陋的房舍和居所,後來來自各處的城鄉移民陸續加入,至80年代時最多達兩百多戶。由於沒有規劃,寶藏巖一直呈現著有如貧民窟的擁擠雜亂景觀。經過了數十年、幾代人的更迭流動,至2006年底台北市政府將居民遷出整建之前,仍居住著數十戶中低階層的市民。80年代至90年代,這個原先是要被強制拆除的社區,在文化人士、社會運動者、專家學者的長期抗爭和努力下被保存下來 。2004年起,台北市文化局及都市改革組織OURs在寶藏巖開始進行「藝術家進駐計劃」,企圖將此地轉型成「文化、藝術、歷史的共生社區」。
葉偉立2004年開始進駐寶藏巖,至2006年底為止進行了四個階段的「寶藏巖泡茶照相館計劃」。這三年期間,葉偉立主要以攝影為創作媒介,並親身投入改建廢棄屋舍成為提供展示創作、舉辦活動、並與居民長期互動的場所。他自己的身份則也從一位外來者轉變成為居民。吳語心從第三階段開始加入,以拍攝紀錄片和攝影的方式紀錄寶藏巖的轉變。而在名為〈花園與阿凱夫〉的第四階段中,葉偉立和吳語心除了紀錄外,還投入了大量的勞動,清理在廢棄屋舍中堆積了數十年的龐大垃圾,並開始收集、整理這些垃圾中所拾獲的物件,將其陳列於社區中。同時,在和其他藝術家、學生、社會運動者合作下,將一間廢棄的屋舍拆除整建為花園,並於花園內定期舉辦朗誦、討論會、音樂表演等活動。
2007年初官方的整建工程開始,寶藏巖的居民與藝術家遷出,居民有的住進臨時住宅,有的搬離此地。最後這段期間,居民、官方、社運者、藝術家不同身份和角色之間的關係產生了很大的張力,社區的存留(以及如何存留)和文化政策的議題辯論和衝突轉為激烈。現在寶藏巖社區雖然已暫時關閉,卻為社區文化的發展、藝術家的社會介入,以及藝術能以何種方式產生社會力量等議題留下了更多值得繼續思索的問題。
在溫哥華亞洲當代藝術國際中心(Centre A / Vancouver International Centre for Contemporary Asian Art)展出 THTP計劃的〈第五階段:觀察/疏失〉,是葉偉立與吳語心在第四階段結束並離開寶藏巖後,對過去在寶藏巖的經驗和過程-特別是第四階段-的予以審視和再思考。
葉偉立和吳語心在寶藏巖的經驗和過程,是日常生活中具主動性的實踐和「空間的實踐」(spatial practice),在其中,他們不僅是觀察者、紀錄者,同時也是創作者。他們從生活、言談、與居民的交流、從廢墟中找到的各種廢棄的物件中發現和解讀過去,並從中逐步建立起個人和共同的對一個地方的新的認同方式。展覽中,葉偉立選擇了24張他主要於第四階段所拍攝的照片,加上十二封他寫給不同的人的信交插鋪陳過往所發生的事件,和他內在經驗的轉變;吳語心則從長期紀錄的影片中整理剪接出數個片段,則呈居民、藝術家之間的細微互動,也隱隱道出「一個地方」如何同時也「介入」了她個人的生活,成為她生命經驗中重要的一部份。葉偉立和吳語心談到這個展覽時如此說明: 「將這個展覽計劃命名為第五階段,強調的是THTP計劃是一個長期且持續的投入和努力;而『 Oversight 』這個字所具有的兩種不同的意思,指的是對我們過去所做的工作的重新審視和評估,同時也指的是在Centre A展覽之時,觀者對這整個過程-透過攝影、錄影的紀錄-的『觀看』。… 而另一方面,『 觀察/疏失 』也同時介定了我們的角色-深刻地觀察個人和與社會、地方的互動中所發生的種種轉變,這讓我們有機會理解過去THTP計劃中所發生的問題與錯誤,也看到它最後彰顯出來的結果與成果。」
另一方面, 〈觀察/疏失〉(Oversight)這個策展計劃也緣起於關注寶藏巖和Centre A所在的溫哥華東區(Downtown Eastside)於當下都市更新計劃中所面臨的雷同問題。 同樣是都市中老舊、貧窮的區域,聚居了社會上處於邊緣和弱勢的族群, 雖然兩地文化背景和脈絡十分不同,但都同樣在都市中產階級化(Gentrification) 的過程和潮流趨使下面臨衝擊、取捨與妥協。〈觀察/疏失〉(Oversight)希望以寶藏巖和Downtown Eastside的人文地理背景作為對照和討論的出發點,引發更多對於社會邊緣文化的關注,以兩地的經驗為基礎,在創作和展覽的對話平台上,探討面對複雜的社會脈絡和現實時,藝術的實踐或文化的行動還能以什麼方式積極地涉入,對地方歷史文化的存續議題提供更多不同的刺激或啟發。
註1: 觀眾可以購買本展覽中所製作的海報,所得將資助未來THTP計劃的持續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