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 旅行, 隨想, 音樂

What a wonderful world…

所看到的一切都已消失或將消失如煙卻被烈日蒸發。人說紐奧良慶祝那會消失了的……。或許,今日看來頹廢的屋舍裡還留有數十年前高亢撩亮聲響變質的餘味,用俗豔的霓虹色彩遮去過於晦澀的斑駁,而音樂─當年這深沉的樂種和情感的咆哮如話語般的一來一回或加入或回應或共鳴…那人人口中似輝煌過的日日夜夜…,當它演奏完畢便已消失,當它過去一切也就過去。


昨日並非今日。一個外地人地說著紐奧良喜愛嘉年華,而我卻懷疑自己其實厭惡旅遊書上那種廉價的字眼,將一個城市寫成奶油派那樣甜膩,但我眼前的人卻如此堅定地覆述,「一次、一次、一次、一次、再一次……,他們不喜歡恆久的事物,他們喜歡會消失的事情!」似乎他要我們相信什麼─關於「消失」這頗為迷離的事實,而這或許是我連日來印象最深的一句話。他說的或許是真的-一種被時間扭曲了的真實。偏頭痛致使我腦中出現向右歪斜四十五度的畫面,連同在場的喧囂銳利地刺穿了我的腦血管,我說了句歪斜失焦的話:關於早年樂手們的黑暗日子,和腦裡閃現那曾被描述為「黑人樂手在酒吧門口被揍得頭破血流」的年代。我說了不忍卒睹的什麼?我不太理解眼前的人略為吃驚的表情,我似乎看到會消失的歡樂和那被凝固住的暗沉色調之間無形的張力。
我其實想的是更為廣泛的情境,爵士樂或嘉年華或許只是無知的觀光客如我用以辨別一個地方、一群人粗淺的代名詞。但若深究,那也可能是指向百年的歷史發展和無數還沒有被訴說卻已經消失了的故事。沿著密西西比河-樂音如是產業如是生活如是,也許是愛情、家庭或未曾被凝塑和認知的生命…….。日落的河岸不知為何讓人感到寂寞,我們看著河看著人,看著會消失的景物,但在夜燈亮起之前來不及看到消失之後的遺骸。天空看似寧靜,耳邊傳來路易斯阿姆斯壯的低吟:What a wonderful world…我心裡跟著哼唱著,第一次如此想像著那聲音裡的情感和語言,卻不知道那種種關於「消失」的究竟是美好..亦或不美好的世界?
What a wonderful world_路易斯.阿姆斯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