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0522

最近太心浮氣躁。


前幾天跟j說看他的日記好像在看影集。跟著一個人讀他的日記是件很有趣的事情,明明這個人在時空上距離妳很遙遠,卻有種事情發生在自己身邊的感覺,如果是看某種家庭影集我這可能太入戲。隨著他的文字看到男女主角家裡發生了什麼事,他是個優質劇作家,將他們家裡的每個人事物寫得活靈活現。他覺得很好笑。一個觀眾每天期待一些新進展或出奇不意的變化。平凡中有驚奇、有反省、有心情轉折,而人生就如此這般歷歷在目。這種講法很後設,他說那麼為了衝收視率還得改劇本。
最近我說太多話,說到我覺得自己該把嘴封起來。我充其量只是為這世界多製造了點噪音,沒有恆久的意義而只有梢縱即逝的意義。語言太冗沉太堆疊、它又隨即消失變形、最後是嗡嗡一片,嗡嗡嗡嗡嗡嗡嗡嗡到最後腦袋炸掉,它變成很奇怪的一種時空維度,沒有真正的過去現在未來、只是不斷循環也沒有片刻靜止。
ilya的這篇Life is too short-生命太過短暫讓我想起多年前我很愛的一首芭樂歌。「出神」的一種情境。可惜人事已非,我已找不到那首歌了。那首歌其中一句是這樣:生命太短暫,讓我們出去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