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還是最後一槍

「同情」這兩個字是最後一槍。人應該為這種化約在他人眼中的形容詞而自省而感到悲哀。想法小畢竟還是個想法?錯。最後不論什麼都會消失掉,某時某刻恍然的一幕出現如流彈打在胸膛。眼前赫然一片花白胸前一片血。派大文章中的〈最後一槍〉原詞,人說老崔老了變了不行了,不過崔迷還是會為他再貼一次,如下(派大寫的沒錯,老崔小號獨奏超催淚,派大文章裡有歌可聽):
一顆流彈打中我胸膛
剎那間往事湧在我心上
只有淚水 沒有悲傷
如果這是最後的一槍
我願接受這莫大的榮光
哦哦,最後一槍
哦哦,最後一槍
不知道有多少,多少話還沒講
不知道有多少,多少歡樂沒享
不知道有多少,多少人和我一樣
不知道有多少,多少個最後一槍
安睡在這溫暖的土地上
朝露夕陽花木自芬芳
哦哦,只有一句話,留在世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