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 生活

恍神

一個聲音在我耳邊似乎是在跟我說話,我不知道自己回答了什麼只知道他拿了一瓶水說是給我。不知道過了多久我依稀只感覺自己沒來由地吐在自己面前,大概是吐了一地,我不知道。有那麼一秒我似乎看到J拿了一堆衛生紙把嘔吐物蓋住。恍神中的清醒恍神中的恍神就像這樣,只剩下嘔吐物,猛烈的低頻消失了、時間消失了、身體消失了、噪音消失了、人消失了、我消失了……。這是種很X的感覺,只是某個夜晚的剎那,不過聽起來可能有那麼點抽象(如果發揮一點無聊之餘的想像的話)。而生活依然零碎,嘔吐完隔天還是繼續未完的零碎。人是在這細碎的片段中前進並希望從這些零碎中找出一種關於生活的線性發展。或許什麼禪宗的境界就是去打破這種零碎打破這種不自覺的線性慣性。題外話,佛經大家讀到大智度論最後二十卷了,上回我心裡這樣地想了一下:世尊還真多話呀!龍樹用一百卷做像是哲學的辯証,辯證感官、生活、虛實。老實說我們現在跟不上進度也聽不太懂,而且老是缺席。就算出席聽課也都不自覺地發楞和睡著。


站在邊界上。這是一種理智或是官能症我也不太清楚,總之是用一種很吹茅求庛的方式在檢視每天的每一個過程,並幻想是否有什麼訊息來告訴我關於自己的狀態是什麼。我仔細聽其他人的每一句話、仔細回想過去、重新看待每天無數的際遇,試圖在一段看似孤獨瑣碎的時間中創造點抽象意義。
醒來之前總是一堆夢,那些夢境都像有什麼寓意,總是老家、死去的親人、遠在他鄉的親人,好似小時候的某種生活狀態又重現。我相信這是某種慾望的投射和對我現況的解釋,可惜我自己無法解夢或精神分析,只是心中留下更多謎題。或許有一天謎題會被解開。而我當下不是那麼急迫 想知道答案。只知道似乎該做點什麼事來回應這些意識裡的徵兆。做什麼?坦白說,還在想。我記得k說,夢境其實也是真實的,他曾要我練習在夢裡開口跟我母親說話。這太玄了。但若夢是生活的一面倒影,它總是反映著什麼,那麼應該反之亦然,當下這種生活應該是夢的另一種白話解釋….???呃…寫不下去了。總之就是兩者放在一起比對看看它所呈現的整體為何?這樣講就科學了吧?哈,胡扯一通。
胡言亂語。換個方式講好了,很多人都玩過奧修禪卡,那是奧修根據塔羅牌的邏輯轉化演生出的一種禪式塔羅牌,勵志性的遊戲。我家裡有一副牌,我玩幾次就丟在書架上了,原因是按著書本解牌一點都不有趣,而我就是這種很弩鈍的人,總想翻書看文字,殊不知文字給人的意識和認知最大的局限。Jeph比較在行,書本他只讀一次,翻牌後那些圖案會對他說話,意思是他能從圖案找到線索,從圖去理解自己的狀態。他解牌的答案或聯想總讓我嘖嘖稱奇。他說他只會看自己的牌不會看別人的牌。哈哈,好像真有那麼回事,因為他都事後恍然大悟。
好了,胡扯完了。

2 Comments on “恍神

  1. 學姐,我真的認為,那是馱獸受過專業看圖說故事的專業廢話訓練之後所擁有的一種神(經病能)力……X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