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藝術/展覽評介, 隨想

這樣的日子,看展

1. 酷熱總想起野台
天氣真的是熱了,才連日豪雨下個不停一下子轉為酷暑。一走出門便曬得昏頭轉向。還在適應。昨日前往美術館參加開幕,從圓山捷運站走出來,好熱。看看旁邊育樂中心,想起野台開唱又快來了,下個月會更熱吧。每年都有些害怕,但人是這樣,隔了一年,又覺得~嗯,熱就熱,還是去了、還是繼續想著明年大概來不了了。就這樣看看可以把自己熱成什麼樣子,也看看逐年衰退的體力還能撐到何時。


2. Mobility
昨天〈好流氓〉展開幕。精巧靈活的展覽,從許多方面都給了我一些想法。這個談「展覽製作的展覽」僅管策展議題上比較「圈內」,但其實一般觀眾還是能從各別的作品中找到一些各自的樂趣和延伸。E小我很多,從她身上看到新一代策展的靈巧性和機動性,約在2000年前後,那時部落格剛開始流行,寬頻網路越來越普及,當時許多人很愛從人文面談一個科技時代下的人該具備怎樣的「mobility」,有很多想像。事隔多年再回頭看,事實上,我這一代仍然是在一種摸索和開發和適應狀態,人、機器、資訊、語言能力、組織方式的整合都在調整之中,換句話說,我仍然是在一種半進化半傳統的中間轉變的一代-其實很多傳統的「模型」都已刻在腦中,思維方式亦然。在E這一代的策展人身上這種mobility成為一種自發的狀態,更自然地進入這種「移動」的靈巧性中。這不只是一個人的思維、生活方式,當然也同樣會展現在策展的模式、速度、策劃方式之中。共組〈好流氓〉的土耳其策展人安南(Adnan Yildiz)和Esther曾在伊斯坦堡組織過由展出、講座、對談、Party等等各種不同活動輪替所生產的長達一個月的「帶狀策劃」活動,一方面是對傳統策劃型態的一種挑戰和顛覆,一方面…(我私下想著)這還得要有年輕的活力和體力才辦得到咧。
3. 世界語
開幕後的放映會中,Samuel Stevens一部關於「世界語」的短片讓我印象深刻。聽著世界語那種情境頗為有趣。「世界語」是人類希望能抹平語言差異所發明出來的一種共通語,它似乎是截取自不同歐洲語言融合成的一種普世性的語言。想的很美好-如果全世界的人都說這種語言,那麼人類的溝通就不成問題,世界真的成了平的。後來這種語言並沒有普及,也還好沒有普及,試想如果全世界的人都講一樣的語言,那會是一個多無聊的世界?這種語言是完全理性下建構出來,據說它精準、簡單容易學,但也可想而知,存在於地方語言中的生動、深刻的情緒表達、在地性也相對會被抹去。相較起來,它比較像「電腦語言」。或許這即是一種關於「系統」的隱喻,好比網路,它必須基於「每一部電腦彼此之間都能構溝通的語言」才能被建立起來,這種標準被建立起來而迫使每個人都必須遵從那種系統時-像microsoft,那麼霸權和壟斷也可能出現。
4. Matrix
昨晚回到家已經疲累得攤在沙發上。斷斷續續看了一部講〈駭客任務〉這電影被後的哲學與科學來源的紀錄片,挺有趣。先看哲學部份-談真實(像什麼布希亞、西方宗教、東方宗教觀、宇宙觀等等)/現實,再看科學的部份,以電腦「系統」為隱喻的世界。之後又把駭客任務第二集Reload〈重裝上陣〉看了一遍才去睡覺。重看是因為這部片台詞多,賣弄哲學,以前是在溫哥華看的,沒有字幕,聽得一楞一楞,昨晚看完很多部份才看懂。這部片我看是好萊塢工業巔峰,很難超越,害得我昨晚夢裡全是飛車追逐-好萊塢入侵。
5. 降落(Landings)中南美洲展
和〈好流氓〉成為一種有趣的對照。據說這個有「九部曲」(每一次都在不同的城市)的跨國聯展覽的策劃模式比照足球隊,隊長就是策展人,藝術家(數十位成員)是球員,每次上陣都聽從隊長的指揮,變換隊形或改變戰略。隊長說那十個上場就哪十個上場(XD),其他人stand by,非常中南美的一種打仗方式?安逸的歐洲人亞洲人北美洲人鐵定玩不了這套。上場時有制服、掛名牌,衍然一個組織。嗯…足球…是很南美感,或者,也讓人想到中南美洲游擊隊。會不會很兇狠就不知道,但這種模式還第一次聽說。展覽也是有種靈巧性,在最低經費下創造最大的可能─另一種版本的好流氓?
6. Empty Streets
我第二次放這首歌了。這次是Tiesto混音版本。
(人老了就是一直會重覆一些動作或話語)

5 Comments on “這樣的日子,看展

  1. 最近忙著追殺美術館合輯的事情,目前為止進度依舊是0%~不過七月底開始要為台北雙年展而忙碌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