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策展手記

獨立策展人這行可以做多久?

坦白說我沒有想過,或者說以前我並不意識到這個問題,頂多,就只是想著所謂「獨立」所需要的嚴苛條件-從一個人開始的一切,以及打不死的熱情。但就像前星期在東海的講座,我試圖告訴朋友也告訴自己「獨立」也是應該有方法學-支持下去和熱情不滅的方法學。否則在這樣凡事要績效、要年輕化、要效率、講求謀取最大利益的社會裡,這衍然是一種自虐方式。
或許是直到遇見一位資深的老策展人後,這個問題忽然具體了起來。他看來有六、七十歲了,還是一位獨立策展人─這給了我對這個問題的一些實際想像,和平常看到新一代正在線上的策展人那種不顧一切勇往直前的感受如此不同,或許是多了綿長時間感,以及一種自然而然的「慢」。


我很高興有幾天時間跟他相處-其實我只是去幫忙翻譯,但這之中我瞭解了他由一位藝評轉而開始策展的歷程,作為一個策展人的心得和對現在當代藝術的看法。這個時代不屬於「老人」,年輕的人總是會不自覺地想著他的風光過去,然而這種想法也無比殘酷,暗示著時代汰舊換新的速度和無情。但事實上如果耐心聽,你竟發現你所走過的路,他都走過,我們不過是一代又一代踏著前人的軌跡反覆前行,然而很少人願意再聽聽那些「過去」,因為太熟悉了也太八股了,年輕一代會再次活在自己的想像裡、掉進時代的漩渦裡-這像是歷史的必然。很多事,時間拉長之後都也都只是滄海一粟,在他的話語中成為另一種夾雜著輕盈的淡淡寂寥。他在談「策展」嗎?不是,他在談一種人生。
他仍然在策展。他說著獨立策展人之父史澤曼如何改變了他的一生、他說著自己的教學和研究…。而這些仍然持續著,時間的進展以五年、十年為一個單位,十分驚人。對於像我這樣的人來說,一談五年、十年,那就沒得說了,不過是個剛開始的嬰兒吧。友人問他對當代策展人(特別是他所教過的學生)的看法,他說了句意味深長的話,這句話強有力地整個把我包住,像一種散之不去的氛圍始終在我腦海裡,我幾乎是天天想起──
「關於策展,我教給他們的是一種『工具』,而今,很多人卻把這個工具當成了真實/現實。」

One Commnet on “獨立策展人這行可以做多久?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