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夢與祝福

今天真的是累。其實這累應該星期天發作,但因為一些事情腦內多巴安分泌加強的刺激下延緩了這疲累的到來。一早醒來忽然有種昨天以前是一場夢的感覺,累得連從房間走到客廳都覺得耗力。這些天我聽多說多事情亂做一通一團混亂。該做的計劃案趕不完,ㄍ一ㄥ到了昨天中午宣告放棄並下次再來。一起做的E最近也忙,實在不忍心再要她一起生出這個東西。於是提議不如放輕鬆重新開始,說完我兩都鬆了口氣但也覺得事情好像有了新的契機-因為ㄍ一ㄥ了兩天和討論的結果,我們在一團混亂中還是各有心得-這似乎也是好事。而我需要一點時間多讀點東西,整理一下頭緒順便迎接七月。


我想起P。可能是進入了七月的關係-這好像是個轉捩點,在七月之前的三個月我在一場大夢裡,夢裡亂七八糟。其實我試著組織自己但很難騙過自己的腦袋,腦袋會一直反問自己許多問題質疑自己的意志,證實自己仍停留在那跎混亂中。今早我想起P-一個在遠方的朋友,七月份我們會見到面,這奇異而特殊的緣份似乎在發揮著一種超越的力量。P多年來都與我保持著平行的方向前進,每當我的混亂告一段落她便會來看看我,其實P並不知道在每次見到面之間的過程中發生過什麼事,我們甚至幾乎沒談過什麼話,但她總是在最後、不管人在哪都會送來純粹且堅定的祝福。
真實的夢和堅定的祝福都不能夠用語言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