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閱讀, 隨想

八月上半雜碎,無限重覆

一晃眼已經過完上半年,沸沸揚揚說了許久遠在天邊的北京奧運也開幕了,普渡的時節到、亞洲的「雙年展-mania」也慢慢開始蘊釀成型。有時候想想這很神奇,日子是怎麼一天一天變化而又過去的,它意味去經歷某些事物或被某些事物所穿越。由小至大,從個人放大的社會到世界,世界又因此反照出某種和你有些相關連的樣貌。朋友說-練習讓事物「穿過」。覺得「穿過」真是個很美的說法-足以讓我腦中產生強烈的意象,一個人如何讓時間、事件、經歷、話語「穿過」自己而依然感受那模糊之中叫作「生活」的東西?或者它引起了什麼樣的變化?


生活無法預期,就算能預期到什麼它也不會依預期的方式出現。這聽來很白目矛盾的一句話,但我發現我的日子會以這種白目而矛盾的方式進行-端視程度大小不同而產生的反應時而誇張時而正常時而瘋狂時而茫然。的確經歷和想了很多,想到差不多自己的腦葉都快燒掉,一時半刻還覺得又再一次太過激情或沉重了些。但是當人被越長的時間或越多的事物所穿過之後,會發現生活中低限且無限重覆的某種真相,於是開始注意的不再是那些變化、意外或不可知或什麼風風雨雨風花雪月,而是那奇怪的命運重覆中如果還能有逐漸推進的力量,那究竟是什麼。越寫越抽象。換種說法,或許那就像我昨日赫然聽到Oscar G的混音專輯,驚豔無比他所鋪陳的重覆節奏中蘊藏著如此同樣神秘的力量,他帶著聆聽者的心神往更高更深的地方去,最後在那精妙的重覆中到達一種奇妙的經驗。就像Groovy這個字,很難翻譯出來。
最近一些雜碎:〈猜火車〉原著中文版出了。寄來的書Jeph正在閱讀。我答應姑媽要在blog上寫個簡短介紹文。現在只翻了兩下,原著比電影複雜許多。Jeph跟我推薦另一套書,十九世紀三部曲:革命的年代、帝國的年代、資本的年代,二十世紀兩部:激情的年代。加上友人買了一堆有趣的書,決定明天開始把他那裡當圖書館。前陣子讀了satie推薦的John Berger寫的〈我們在此相遇〉。一種心情夠深沉才會有的敘事方法,我對此特別有感覺,其中時空交錯、去線性時間感,像生活又像戲劇充滿對人生的閱歷。前天我在友人那裡翻到一段對班雅明對「機械複製時代的藝術」的介紹文。再讀到還是覺得班雅明真是位對未來有敏銳洞見的思想家。忽然想到一個問題,電子音樂的高度重覆性和當年極限主義大師Philip Glass或Michael Nyman(他也算極限大師,但學院派應該不太喜歡吧)那種重覆性為何沒有太大的相關連,或並不被相題並論,那麼它們的重覆性的本質差異在哪裡?哈,跟班雅明談的絕對有關係。這個Jeph應該可以寫篇文章來講。他回答得真是讓我長知識啊!

4 Comments on “八月上半雜碎,無限重覆

  1. to 凱洛:這個就像赤壁一樣,寫到最後只好──下回分解吧。哈,重點是,如果Jeph不自己寫,我幫他寫寫不出他那種精湛透徹的麻瓜語言啊啊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