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 生活

好個「殘而不廢」

友人Jerry寫道「殘而不廢」成了他的座右銘-這是他眼睛手術後的復原期間給自己的鼓勵。常常看他紀錄的每日生活,真是認真到旁人不時會為他捏把汗-會不會太拼了啊?「殘而不廢」借來當我的座右銘也是不錯,不過我不是身體上的哪裡殘疾,而是腦殘。最近腦子一團漿糊,腦殘也是得鼓勵自己殘而不廢吧?


很久沒有好好寫些什麼,有點刻意也有點無奈。生活被翻轉得太猛烈的時候,思考會不斷地反撲自己,好像什麼都不太對勁,懷疑過去的自己也懷疑現在和未來。我說的腦殘就是這種茫茫然的狀態。這把年紀還想這麼多可能會被笑,但說真的,「殘而不廢」是人生經驗成長中頗為必要的佳言,因為人年紀越大經歷越多或看到越多,所身處的社會和個人的生命就越不可能如所想所認知的「理想」,生活的「殘缺」常常使人喪志或茫然,那或許是一種機械式日復一日的生活、夢想的失落、年華老去、各種悲歡離合…。或多或少,人都活在某種痛苦或生活的不完美中,但與其那種老生常談,說什麼「人要知足」,不如談社會和人生如何「殘而不廢」-這才有革命下去的動力不是?
瑣碎:
1.
這兩天感冒忽然發作,眼睛看銀幕太久視力有些模糊,不巧前幾天高中同學忽然問我我現在看東西有沒有「稍稍要拿遠一點才看得清楚啊?」我還說「別鬧了,哪那麼快?!」(ㄜ…知道我在說什麼吧!)結果害我神經兮兮,常常拿起書本讀時前前後後調整著,看看眼睛和書的距離,這….不會吧。嚇人啊~
2.
想調整一下作息。還不知從何調整起。通常一大早醒來,我會先把一些例行的行政做完。最近是這樣:晚上吃完飯後就一厥不振,其程度是像給人忽然一棒子打昏了一樣,立即不醒人事。後遺症是食物來不及消化。
3.
讀書速度未免太慢了一點。幾篇文章我花了一周才讀完。檢討結果是:我不太懂得把時間分段切割好。一節做完, 換下一節,盲人按摩都還知道分節收取費用,我竟忘了這種方法以促進效率。分析原因是我是個free lancer,所謂Free lancer大家羨慕的就是可以穿睡衣上班,但其實這種生活需要很好的自制力(我是隨意大於自律)。以前我的工作很單純,寫稿、採訪、讀書。但這幾年來生活複雜了很多,常常我是做完行政去開會、開完會回家煮飯或睡覺、之後又起來寫東西看書做瑜珈什麼的亂七八糟什麼都做。而且Free到了也沒所謂上班時間下班時間,有一陣子,行政、翻譯可以半夜做,星期六星期天也沒多大不同。嗯,好啦,現在先初分上午班、下午班和晚班好了。而且應該調過來,早上讀書做瑜珈、下午做行政,晚上自由一點,那麼…一大堆的開會和總是會冒出來的「活動」怎麼辦………..? 另外, 為了早晨總是必要的發呆時間, 現在儘量早點起床。不然一發呆,所有事情都往後擠了。
還沒寫完, 先去吃飯。
(兩小時後…)繼續胡言亂語。吃完飯後到政大書局晃了一下,兩個人買了四本書,其中一本是破周報出的〈自己幹文化:派對與革命〉,在友人那裡看到這本書,不過,書搞得比當年夏宇的詩集還難拆是怎樣(DIY囉),很想看又不好意思全把它拆了(雖然拆書有快感),於是決定自己去買一本。jeph拿到這本書立刻開始拆,拆到第60頁就不拆了,說太累,等讀到60頁後再繼續。書店出來後結論是:台灣買書真是非常便宜!回到家,忽然罪惡感襲來,看到成堆的書有點害怕,要找時間再淘汰一些去二手書店。
在上期的Adbusters雜誌中有個不錯的單元:「麻瓜讀資本主義」,還有什麼「麻瓜讀地緣政治學」等等這類的。這還不錯,給一般大眾讀,主要是以非常貼近生活、簡明易懂的方式理解現今所處的世界是如何運作,比如說談主流經濟學和經濟學研究中的「思想控制」(或說被排擠的經濟學)等等。有興趣的話可以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