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藝術/展覽評介, 藝術家, 隨想, 雙年展

晚風中,一個藝術中心的提案

某天夜晚感到入秋的涼意。若不是因為某些人、某些事,有些地方你去不了、聽不到,更看不見。常常我想著想著任何事情背後都有著千絲萬縷的因緣促合而成,雖然,不知道為何那將我帶至此時此刻和此處。有時候,深刻的反而是那些不經意且不足道的事,而不是什麼堪稱「事件」的過程。美術館上方的航道上每幾分鐘飛機低空掠過,震耳欲聾。這城市的雜音陪伴過我,每每聊天講話抽煙時的連續畫面總是會被這轟然地聲響給劃過而停格。九月,可能是唯一適合待在那荒蕪乾澀的空地上的季節。
Yang Jun, An Art Centre, a proposal, 2008 Taipei BIennial
九月某一天楊俊在秋夜晚風中放影片和舉行講座活動。他在瑞典拍了新片-20分鐘-或許是關於「拋棄記憶」這樣的主題(我暫時如此解讀,也對應著他的上一部關於台北的影片)。每隔大約五六分鐘影片就得暫停,我便抬頭看著那即將降落的龐然大物思緒頓時拉回幾年前-那白天如進入一座城堡,夜晚踏出時僅管天是黑的卻分不清是什麼時候,暈暈地坐在公園邊的椅子上抽煙盯著手機上微弱的光線,聽飛機飛過的聲音。影片結束,我更加確定在這位藝術家內心裡也有一種無時無刻隱藏著的孤獨感,那只有在作品中得以流露。
義大利米蘭的Isola藝術中心Bert Theis的介紹。Isola是那個地區的名字,義大利文Isola就是isolated,也因而這個藝術中心就名叫「孤絕的藝術中心」,它們除了舉辦活動、展覽,另一個使命和任務是協助該社區與政府抗爭保留社區、以及當地居民平日活動聯誼的兩座公園。義大利政府將那塊貧窮的區域賣給了美國房地產商,綠地將消失、繼而代之的是購物中心。2007年吧,在這個藍領階級的工業區裡的藝術中心(一個大廠房)被強制拆除。於是,「孤絕藝術中心」成了離散藝術中心,但這更加堅定了他們將不會離去的意志,藝術中心流動於社區中,由社區裡的居民所收留,熱情的居民有的提供自己的居所當作影片放映間、有的提供辦活動和開會的地方。Bert講到過去幾年某些事情顯得特別高亢與激動,他們的藝術中心為社區和藝術而戰鬥。
戰鬥說來容易聽起來激昂。真正主其事者才知其中的困難。任何一個地方的地方政治都遠比想像中複雜。藝術理想支撐起的「空間」的背後是意志、理念、行動,和與人性懦弱的對抗。我相信這也遠比想像中複雜,甚至每每挫傷理想。藝術即行動、行動即形式,形式和理念的結合檢驗著是否足夠堅定的意志,而這些又都交由時間去應證。Bert和他的夥伴仍耐心地說著,一次又一次,為的是告訴他人,我想,也為的是加強和確認自己在社會中的位置。
Isola只是一個例子,一種做法。
藝術中心的意義由何而來?我們需要怎麼樣的藝術中心?那和你願意站在社會的哪個位置息息相關。它不是個人的事,而是個人和這個社會相互交織與對話和激起能量的場域。
PS圖片拍攝:崔廣宇
(這配圖還真是擺得亂七八糟)

2 Comments on “晚風中,一個藝術中心的提案

  1. 請問是否有陳界仁,崔廣宇及袁廣鳴的作品集DVD販售呢?要作研究用的。

  2. 台灣當代的集結運動,結果是由一個國外藝術家號召才發生,沒有人覺得這很好笑嗎。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