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

1009流水

焦慮的亂掰。


從廣州回來以後就一直很忙,忙到哪一種景況呢,連續一個月沒煮過飯。這是一種指標-沒有煮飯的心情,倒不是真的一丁點時間都沒有,至少可以煮水餃和湯吧?但連這樣我都提不起勁。在台灣生活的一個好處是,不想煮飯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走出門到處都有吃的,不然你也可以選天天7-11報到,過一種游擊式打帶跑的生活,自己看得下去也就罷了,可憐的是被影響到的人,jeph的「老婆不在/倦怠老公自救食譜」應該因此快可以集結成書出版,如果因此狂賣,那我應該算有功勞嗎?哈哈。總之任何事情都讓它有正面生產性吧。但不煮飯這事這要在溫哥華就慘了,一兩個月不煮飯就等著吃垮自己宣佈破產。仔細分析自己的時間運用,其實並非那麼毫一丁點無閒暇時間,也因而換句話說,是一種焦慮性重覆偏執和疲憊感使然,疲於應付或處理生活中順心的不順心的、無奈的突發的、…各式各樣很消耗精力和青春的事。我也得讓焦慮自身有點生產性,焦慮絕對是一種可以好好分析的症狀/現象,也是很好檢視自己的時候。很直接地問自己為何焦慮?一開始人甚至也不會對自己說實話,但只要堅持問下去有時可能忽然看見自己的盲點之類。
不順利的事情、挫折的事情比如拖稿、策展計劃因經費不足而無奈做罷等等…這有那麼焦慮嗎?這只不過是部份,而且也只是結果。想了很多原因,從現在這個時間點推算回去,造成這些結果的最初起因是什麼,當時做了什麼、想通或想不通什麼變成了現在的疑難雜症。英文不是有句話:you are what you eat。生活也是一樣吧,一個人會活成什麼樣子也是自己逐步創造出來的,我是這一類的「宿命論」者,相信你就是你自己的造物者。好比「獨立策展」根本就不算是個「行業」,那硬是走上了就要想清楚其中很多事情。扯遠了。另一個很大的焦慮來自於自己學習速度和效率衰退,因為時間切割零碎、外務繁忙。如何讓自己回到一個得以學習和吸收的狀態裡是我最大的焦慮吧,不然就像大家老會一起抱怨這個環境有時太消耗人。一個人的青春、知識、能力多久能被磨光和消耗完畢?想起來很恐怖。不用幾年時間。而且越來越快。這就是當代生活。
生活裡總還是有些人能給我鼓舞,看到他們持續不滅的衝勁就覺得安慰點,也比較有正面的energy。有些藝術家朋友或者像友人J,我總是有問題就會去問他,這個半瞎的盲人我隨便給他幾個字,他就講社會學課。前兩天在咖啡廳裡,「階級」兩個字就講得口沫橫飛。當然受益最多的是我這不才友人,(雖然一邊聽一邊想他倒底看不看得見啊?據J的說法,他兩隻眼睛一邊是裡面的底片掉下來了,一邊是鏡頭掉下來了*冏*…)anywayz, 希望自己這星期開始為自己創造另一種忙法吧-腦袋清楚一點。
唉,我自言自語能力越來越好了。
PS全球經濟大崩盤會影響人的血清素和荷爾蒙吧,有人昨晚被我飆一頓,我自己後來也覺得莫名奇妙…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