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閱讀, 隨想

瘋狂的年代和生活

到書店走一下,會發現一些金融企管雜誌的標題都很聳動,比如什麼「歐洲大崩盤」之類的…。


經濟全球化年代每個地區經濟體的變動都牽動著彼此,更別說像美國華爾街一有個什麼動靜,其他地區跟著搖晃。活生生又上了關於「全球化」的一課,全球化從理論、抽象的資本流動的想像,迅速殺入每個人的實際生活體驗中,油價漲跌和通膨、次級房貸所爆發出其金融操作背後的大黑洞,說實在有很多真是超出了日常生活的想像,但也此時大家才發現自己的生活多少都捲入其中,很多人在此刻忽然都茫然了起來。甚至我也開始想弄清楚所謂次級房貸風暴究竟是怎麼搞的(以前只是很片段地看看新聞而已)?為何一個國家的經濟危機如骨牌效應般地掃向世界,如果只是美國的房地產,那關其他國家什麼事呢?當然這後面超越了你我想像,而所謂「全球化」的那些「東西」(抽象的或具體的)也超越你我的想像,美國這個霸權的影響力更超乎想像。
天下雜誌的podcast談到,過去哈佛的高才畢業生半數夢昧的職業是在金融機構或華爾街做Banker之類的。這也是真的,這些極聰明的高才生操弄經濟產品和創造資本的流動的能力也真不是蓋的,坦白說,那些被刻意操作評等為什麼AA級的基金債卷產品和運作方式,我聽了好久還是聽不懂,不過我還來不及懂,雪球越滾越大,現在是什麼景況呢?我聽到冰島向各國求援的事情後,忽然明白了這種骨牌效應的原委。美國經濟危機,遠在北極的冰島完蛋,這在以前還真是難以想像的事情。我沒那本事談經濟(我大概只懂菜藍經濟),有趣的是聯想到之前讀到的一些東西,紀登斯評論過後工業時代的經濟發展如何建築在「危機」和「信用」這樣的概念上。這其實是極抽象的東西,他買賣運作的是一種未來性(還沒有發生的事),也因而「信用」(信任)這概念和「價值」之間產生了各式操作。他當然談得更多,我只是聯想起「信任」這件事情在工業時代裡的談法,是一種「去人性」的風險和利潤計算與社會運作方式,比如-「保險」的概念。也因而當代經濟的價值跟信心/信任指數的關係更大於勞動和生產。當信心崩盤,沒什麼大事發生的天氣晴朗的日子裡經濟也會崩盤。或者說冷酷點,「信任」是被操作的事。
在這個瘋狂的年代,特別能感受到馬克思是怎麼樣的一個偉大的預言家(友人Jerry語),當代左翼何以要反全球化(或更精確點:反新自由主義),現在則有了更清楚的答案。他們看到的是一種未來的結局-一個預言的結果。否則大家是否真的去想過,經濟全球化也同時為世界帶來正面的影響時,何以「反」它,反它的什麼?在全球化的經驗裡,台灣是受益著也是受害者。前一星期,我完整地看完了那部八十年前的德國經典默片〈大都會〉,僅管結局顯得教條(且一副怕共產主義怕得要死的結論,哈哈),但仍是讓人感到無比震憾。僅管當代的階級問題/衝突已經和百年前大不相同,但這部片仍預言般地預示了工業社會的宿命,只是不過八十年時間,社會轉變之巨大超越想像。這是一個混雜的年代,經典是預言,但卻並不一定完全等於當下的現實,我請教Jerry中產階級這個概念與社會階級的轉變,以及在台灣的社會裡該怎麼去思考時,他也先問我要我說說什麼是「中產階級」?這是個極愛昧、籠統且多數人對其有著巨大「焦慮」和Love-hate的….「概念」?「分類」?或者精確一點「收入從多少到多少之間的人叫中產」??要從中據具體分析更有無數種方式。咦怎麼扯到這裡來了?……呃..好吧,那不講中產階級,講資產階級(大的資產,不是小資)如索羅斯…這樣的人怎麼去理解?這個匈牙利猶太人是個右翼也是左翼?他在其著作中兇猛地抨擊布希政府,但又一手可以搞出亞洲金融風暴…這難道不像今日你用蘋果電腦以為在反微軟,那就錯了,微軟有蘋果很大的持股,最終你沒有脫出這種「非人性」-又稱「法人」的遊戲規則。
Adbusters雜誌不遺餘力地在告訴讀者這個世界的運作邏輯,並產生戰術-反堵。坦白說,本屆台北雙年展並未脫出這一本經營了10年的雜誌所談的各個面向。(意思是看雙年展好像在讀立體版的Adbusters)但這在當下仍是必要的,且足以激起更多反思-一如Vasif所說。早上Shihlun提供了一篇Jackques Attali的文章The disaster we have yet to face連結(此人1977年寫過「噪音:音樂的政治經濟學」一書,曾是密特朗的顧問,前歐洲銀行建設與發展部總裁…(沒想到還健在)),但另一篇我更覺得有意思的是We don’t need your foreign models,忽然以前那種討人厭的大法國主義在現在這個崩盤的危機中看來卻有了另一種意味(如果要談「全球化」),一個對於法國人某種抗拒全球化的聯想(比如就是不學英文),而「在地」的觀念也從不是單獨存在,它相對於global,此刻重新思考彼此之間的關係,attali的文章以及他給法國左翼的一些意見也讓我有了一些新的聯想和啟發。而正在轉變中的美國,提暢新自由主義的小政府為救經濟也逐漸轉成國家力量涉入的大政府,未來如何難以估計,但也許,就像Attali的某種悲觀一樣:這跟全球暖化的問題(他把經濟跟氣候轉變說在一起真是太神了,不是很懂,應該是指的是自食惡果吧?)是一致的,人類看來是要面對一場災難。

2 Comments on “瘋狂的年代和生活

  1. 其實我有點懷疑老馬對這危機的解釋力(當然不否認他的重要性),畢竟老馬對於「金融」的討論實在太少,而他較多的預言,其實都是環繞著生產勞動關係上的;而這卻恰恰是這場危機中所缺席的。

  2. to 豬小草:我這樣連是有點遠(中間很跳躍),但不可否認我看了『大都會』後真的還是很震憾,時代不一樣了、問題和困境不一樣了,但還是十分有後延力和啟發性,其中還是很多是相關,並加速發展。
    哈,團長我其實是要跟你說,十一月中如果辦團聚,你能來嗎?你退伍了沒?希望能見到你耶!無論如何我就是要辦團聚啦!
    中了「無論如何就是要…」的毒了orz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