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生活

生活的雜碎

好久沒寫blog了,也忙到赫然發現好久沒上來看看這裡。
前一陣子,和E在MSN上聊著,我們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未來我們還可以幹些什麼?呵,她說了一句昨天睡前J覆述了一遍的句子,我們只是笑了笑,遙遠地聯想著,然後就累得關燈睡覺。似乎是把這樣的問題留給起床之後,然而我們每天為了生活,又忙得沒完沒了。E說,她想做些「對人類有意義的事」。「人類?」J說,好大的問題。那我們現在在做的事情呢?不要說人類,就說社會好了。我們能做的如此微小和片面。理想也如此微小和片面。
然後,今早發現自己浮腫著臉。長途旅行,熱漲冷縮也不是個定律,就是醒來媽呀,忙著消腫,自己得把自己搞定。也許循環不良,也許感覺有點要得感冒。這是旅行工作換來的,也許過兩天消了,然後旅程也如輕風一樣過去不留下什麼。
我想著明年,明年的計劃。在全球經濟崩盤的時刻我們還能做些什麼。J說了一句某書裡的一句話:「幸福是一種能力,不是需求。」我正想著這種能力是什麼。總之,自力更生比等待來得好。
好吧,說一個昨晚聽到的笑話:五十年前,通用汽車的總裁說,「對通用好,就是對美國好。」五十年後,變成這句一樣可以通:「通用完蛋、美國就完蛋。」嗯,美國真的快完蛋了,一個企業直接影響美國國力-恐怖。翻了翻某期經濟雜誌,講全球各地經濟現況,這真是我讀過最慘不忍睹的一期。
人們因為這些遙不可及又悠關生存的問題而焦慮,遠方的友人顯出疲累的模樣-這是我所見到焦慮的時代的面孔-旅程之後它仍在我心中縈繞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