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歲月

1.
般家之前,需要把屋子整頓一下。我已經忘記了以前幫家裡做工程的那位老闆姓什麼,最後問了家人、又從我媽遺物中找出一本她當年用的電話本翻找。


那位師父帶的工班大概幫我媽做過至少二、三十年。總之我有印象以來,這二十年來搬過幾次家做各種雜七雜八的工程,都是這師父的工班操刀。以前我媽很信任他們,因為他發包出去的油漆工、水電等等品質都ok(當然啦,沒真比過,完全是事後用的經驗),不過以我目前漂泊的居住經驗(每個幾年就搬一次家),以前家裡的木座油漆真的不賴。所以要找人整修屋子時,我還是想找他做。但是時間過很久了,我甚至不知道他們還有沒有在做。後來確定我記錯了,是王老闆不是林老闆。約了他見面,忽然見到他,突然一陣歲月匆匆之感襲來,之前我不記得他的樣子,但見到後很神奇,非常熟悉的一張臉,數十年來,他似乎也沒老。如果從幫我母親做的工程到現在有三十年,那他不是從三十歲做到六十歲了?這感覺真難形容,而我都已經邁入中年。一日木工師父,一生木工師父,生活就是這樣繼續,哈。說實在,做這些類似裝璜整修的事,我完全Old school-老派。我媽以前怎麼做我會去想,挺懷舊的~。室內設計之流等花俏東西我不知為何一點也不買帳,大概自認自己最瞭解自己的需求。當然,這某方面也不完全正確?還是有專業這回事,好比說,我不知道換個鋁窗是麼大的工程啊?!我以為只要把舊窗子拔起來,安上新的就好了。沒想到那是大工程。請王老闆將水電全部查一遍,我把要重做的部份(浴室、廚房、書房、後陽台等等)全部敘述一遍後,他一臉瞭解無誤的樣子,這麼肯定?他大概在想:妳媽我都做二、三十年了,妳這一點我還不瞭?XD
2000年搬到溫哥華,在移民的社會裡,這類事情為求溝通順暢,華人多半找華人、韓國人找韓國人、白人找白人、印度人找印度人。。。華人做工程馬馬虎虎,費用是白人三分之二或一半。大家為省錢也都找華人。但記得剛到時搬家具是兩個白人,習慣跟我們差很多,他們很小心但很死板。搬東西到房間裡,因為有地毯我請他們脫鞋,他們回答:「不行,我們工作時不能脫鞋!」啊?不脫鞋?好吧。結果那次我很扯地給他們的服務品質問卷調查給了個「不佳」。事後那公司還打電話來問為什麼給「不佳」?發生了什麼事。哈哈。習慣差異。後來我也發現,老外到別人家常常也不脫鞋。
好吧,離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