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想

No Logo到Super Flat

「我們的生活離不開企業贊助已經是個事實。」—No Logo, p.29
No Logo這本書第二章,作者引了里斯本動物園商業處處長說的:「既然鱷魚是Lacoste的象徵符號,因此,我們猜想他們也許會有興趣贊助我們這兒的鱷魚。」(p.45)
這年頭不管你做什麼,用什麼方法,生存空間法則要的是你懂得市場邏輯,然後使出十八般武藝(管你會不會,只是使得好不好看而已),對此,你要有身在江湖浪裡行舟的自知之明。說好聽,是要充滿機智地搞清楚自己的目的和方法。這即是邏輯,還有什麼「對」和「不對」可言?


今年Absolute品牌伏特加在威尼斯雙年展設了一個展覽館,請來了國際知名的藝術家為其打造形象。No Logo這本書中所談的「商標」發展史,至今不只是已經滲透至個人生活的意識型態之中,現在,更以其資本大規模地向文化的集體意識招手。文化發展也總是一半莫可奈何,一邊如履薄冰般地向其靠攏。或許其中還有有心人,願意在這種模式底下扮演「特洛依木馬」式的駭客病毒角色,先入侵再破解。不過這也只是一種理想,實際上「破解」在這種邏輯底下恐難成立,倒不如說識相點,相互為用,雖也不盡然是全面悲觀的,但總有一些更微妙的刺痛之處被回避掉或被削弱,至目前為止,文化的自由是否已經是面臨了有史以來最危險的狀況?
No Logo這本書被推崇為「社運聖經」,被作為近年來反全球化著作中的代表作之一,有趣的是它被出版社歸在「文化類」叢書,卻在書店的「企業政策及領導」類的架上。一如看那些大規模批判資本、消費議題的藝術作品,動輒創作經費要數百萬之譜,但一旦羅列出背後的贊助廠商名稱,最微妙的莫過於你是否發現在他們彼此之間所做的平衡和妥協的灰色地帶有多大,那或許正是最該追問卻多半沒有人願意多談的關鍵。
這種狀況尤以日本當代藝術發展為代表,企業、商業、設計和前衛藝術之間的界域被打散和抹平。日本藝術家村上隆說:「未來的世界就會像現在的日本一樣,超級扁平。」若是如此,那麼Lacoste品牌去贊助動物園裡的鱷魚又有什麼奇怪?

4 Comments on “No Logo到Super Flat

  1. 想請教哪裡可以找到有關Super Flat的中譯資料
    村上龍論文的翻譯 或其他人詮釋評論的皆可
    謝謝!~~~~~~~~~~~

  2. 季璁:
    在我那篇文章裡SuperFlat有建Link,你可以點下去看看.是關於superflat這檔展覽的介紹及集結了一些簡短的西方評論等觀點.至於台灣還有沒有譯文,我猜想可能不多.因為這只是一檔展出.我手邊倒是有畫冊和一些刊物上的評論,畫冊裡有一些很不錯的文章.

  3. GOYA:
    多謝啦!~~~
    不過就是看了那篇還意猶未盡
    所以問問還有沒其他資料
    不過我猜畫冊應該是英文或日文的吧!
    唉!怨嘆語文方面的天資和努力都不足
    看來得等有緣人翻譯了…..

  4. 你那里还有村上隆关于“SUPERFLAT”方面的资料吗?比如他的论文之类的,我正在写一篇论文,涉及到这方面的内容。如果有的话,方便发给我看看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