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couver, 流水, 生活

證照社會VS文憑社會

以前人總說台灣是個「文憑社會」,有張好文憑不僅光宗耀祖,還像買了鐵飯票。


曾幾何時,這已經改變了。台灣人如今還是很注重文憑,但也因此畸型地演化出各類職校、學院什麼阿貓阿狗的都升格為大學。以前傳統聯考時代,考上大學似乎是件很拼的事,現在大學太多,錄取率還超過百分之百,研究生滿街都是,博士找不到工作也比比皆是,文憑逐漸失效,但至今觀念上對文憑的崇拜仍在。
在北美的一般生活經驗中,證照可能比文憑有用,文憑不是收入的保證,但證照鐵定是,因為它成了社會各項專業的「保證」,有的還擠破頭很熱門。往往聽到有人拿一堆證照,對他肅然起敬,那表示他吃飯的傢伙很多。在溫哥華,房屋買賣經紀人、會計師很熱門,我聽過很多人想來想去最終選擇去考這種證照。買賣房屋的經紀人所持的證照並不能管理房屋租賃業務,租賃和物業管理,那又是另一種證照。說這個大概一般沒什麼感覺,這樣說好了,這裡修水管的也要有證照Orz。你不能找個修冰箱的來,看他挺能幹什麼都會,就順便找他幫忙把水管給修了。他要嘛:做under table(沒保障),要嘛告訴你-「我只能修電器,不能修水管」(聽到他們這樣講,一開始會感覺有點機車)。以我們什麼都「順便啦」的民族性,就開始心裡暗暗覺得有夠麻煩!台灣修水電的哪有什麼證照,都是師徒制。前一陣子看到幫我住處裝鋁窗的老闆,帶好幾個青少年,都是他的徒弟,做事跟老闆一樣混水摸魚。
前一陣子友人L跟我說想讀口譯,我十分讚成,覺得這是個前景似乎不錯的選擇。在台灣,做口譯和筆譯的收入有如天堂和地獄。但我也問她了,她是要文憑還是要證照?文憑,就像是去讀大學院校開的翻譯所之類的吧,而溫哥華這裡的SFU口譯課程,比較像證照。課程設計也不太一樣,以實習居多。
或許未來,台灣也會逐漸朝向「證照社會」發展,社會分工越來越細,也將越來越注重技術的專業度。以前不是沒有證照制度,只不過它不是用在個人生活面向,證照多半為產業服務(像蓋大樓要什麼水泥技術士等等),而幫你居家裝璜糊水泥的是祖傳三代水泥匠。哈。這樣的差別坦白說,我覺得各有好壞,分工太細太專業的社會有時像個不靈光的機器人。
說證照,有些人覺得無聊,但有些證照讓人覺得浪漫,像…廚師!調酒師!品酒師!,拿這種證「把妹」無往不利,活像電影裡才有的職業,馬上加分。或是什麼浮潛、瑜珈、整脊、推拿證照也都不賴。像這個月要到台灣某瑜珈中心授課的名星瑜珈大師David Swenson(如圖),光看他的海報都把我嚇得目瞪口呆,很多人崇拜到房間掛他的海報。但是反過來說,拿什麼JAVA, C++,Linux證照,那只會得到「好人卡」吧,因為他只能幫妳修電腦,保證無趣。(程式師不要來罵我)。
寫著寫著亂掰了起來。

3 Comments on “證照社會VS文憑社會

  1. 寫得很好,但,
    台灣修水電的哪有什麼證照……不對吧!
    我弟就拿到甲等水電執照,對找工作也很有幫助。

  2. 關於那種水電証照,
    老一輩如果有能力開店的,他不見得有能力去考試,但人家確實是做了一輩子的水電,技術也很好,
    這時候…就會有「租証照」這樣的事情發生啦!
    水電行寫著有甲級証照,但實際上。。。是有啦,不過是別人的,是租來的,跟老闆、員工一點關系也沒有的!

  3. 那可不一定老一輩的水電師父就沒有證照!像我就知道他們拿到的還是甲級的證照勒!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