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 生活, 隨想

晨間亂想

1. 驚悚片
人其實常常最不瞭解的是自己卻誤以為很瞭解。我時常從別人的眼神或話語中發現一個不認識的自己,有時挺有挑戰性也很驚聳:「原來我是投射出這樣的社會模樣?」別人的解讀對我而言有時跟自己的想像或「以為」的那個樣子差很遠,甚至常搞錯了方向。但這越來越常成為一種提醒或說..,我的確是很晚才開竅和很慢才瞭解這個世界的人。


2. 殘酷片
人要接受自己即將步入中年的事情(心智上)。大部份在一段年齡交替的(歷史性)時刻(比如你發現你有老花眼了),人都很難接受這個事實。但我覺得這層「體認」很重要,它關係到我們想要如何在生活關係中定位自己和做出什麼樣相應的行為和思考。
昨夜前輩跟我邊開玩笑邊聊起「如何讓自己不重要」、「讓自己看起來很無聊」這種逆向思考…。雖然風馬牛不相及,但我確實覺得頗有老子智慧的意味。
回歸前題,我想說的是,當我意識到自己在青年人眼中充滿一種「老人」和「無聊」的特質時:反應遲頓、一成不變、對追求炫麗不再那麼感興趣,固執地愛上某種「單一的重覆」、「古板的奇怪老人孤僻堅持」時,或許我才逐漸地能看得懂讓我二十分鐘睡到不醒人事的侯孝賢的「咖啡時光」……。這寫得超跳躍,哈。前後有什麼關係? 總之有些事情是隨年齡改變而有不同體會。友人描述黑澤明的「生之慾」的故事給我聽,充滿難以言說的寓意和「寫照」。也讓我想起每每在特定時刻會想起「何處是我朋友家」的最後結局,那好像異曲同功:整部片,一個小男孩千辛萬苦且執著地完成了他當下心目中最掛念的一件事,而結局只是老師在作業本上不消兩秒鐘,問也沒問「打了個勾」,故事結束。
生命不可承受之輕。當然,小朋友的角色化解了成人世界的沉重與冗長,若換成一個業務員、老 師、上班族……等等無論戲不戲劇化的角色,故事不也就是這樣反而更加地世俗和殘酷?(「戲劇化」這個字,在生活中值得深思。)阿巴斯這導演是仁慈的,他或許知道用一個成年人(或像我這種年紀要老不老的前中年人),這會完全成為殘酷片。
3. 好萊塢片
當代社會是「殖民主義+帝國主義+消費主義的三合一咖啡」。前輩經典語錄(紀錄一下)。想到陳光興出〈去帝國〉這本書時,有人在好像是柯裕棻的部落格書評中回應:「帝國不是不好的東西嗎?為什麼還要去呢?」我當時看到這個留言當場大笑,嗯,好,現在這是很嚴肅的題目了。開始研究-帝國不是不好的東西嗎?為什麼大家還要去呢?
4. 八點檔
很想拿相機拍新家,這次搬家感覺特別不同。但家裡還有幾十個箱子和滿地清出來的大型垃圾。想請好朋友來玩玩,看來得等到三月以後。每天都在研究這個房子,也正在試睡床哪個方向擺比較舒服(不看風水,完全以睡得越死越舒服、連夢都不做為原則)。研究廁所、研究廚房、研究窗子、研究書房為什麼有時會有不知哪裡傳來微弱但清楚的馬達聲。這老房子真安靜,一丁點聲音都聽得見,很奇特的是這房子內部十分乾躁(在台北大部份住的經驗都很潮溼-先天環境和濕度),到現在還研究不出為什麼這裡屋內比較乾?當然身體感受相對比較舒服。比較乾,但衣服卻比較不容易曬乾??哈哈,原因是後面是一塊寂靜的天井,幾乎空氣是不太流動。濕度就一直維持一樣。在這個家,一坐下來,就只有我的打字聲,外界偶有一點車聲,但似乎被隔離得很遠干擾不到,連昨夜的雨聲都很像拍片佈景?大概是我太不熟悉這個環境了。
已經不止一個朋友一聽到這個我誤打誤撞找到的地點,都馬上說「哇!那裡會發!」。哈,這什麼原因??我也不知道。(這種話房屋仲介最愛講)。以我目前的工作:策展、寫稿、翻譯-全世界收入最慘頭三名行業,並且還要開始「辦雜誌」(要害一個人就叫他去做的一種事情),實在不知要怎樣發?買樂透好了。
原來很多人很注意住處的風水,我到現在才知道。長見識。
5. 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
這無疑是我對自己現在生活、工作、理想的最基本要求。的確,說太多無用、大部份是風花雪月不切實際。做和尚,就好好撞鐘。

4 Comments on “晨間亂想

  1. 昨日與姑爹在Metrotown看手機,Rogers的小姐瞄瞄我們的機子說,老人家都喜歡數字鍵大大的手機。
    老人家!!!!
    老人家我,剛剛才從future shop出來,買了最最時髦的mini laptop哩。

  2. 哈 我以為我的conceptual artist + 借錢唸美國知名藝術學府是第一名慘耶…..唉, 真想念溫哥華

  3. 去帝國……
    不是 去你的 的去ㄇ。
    原來還有 來來來來台大 去去去去美國 的去的意味喔。
    (還沒看過 只是看書目猜)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