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藝術家, 閱讀

「社會介入」的再探

近來藝術界談所謂批判性政治藝術之種種,或者是我個人興趣或正在進行的研究案所使然,最近我總有事沒事想著如何重新更精確地define(或重新詮釋)當下的批判性政治藝術為何?它與我們的時代轉變有什麼關係?往往也是在看了更多資料之後,就覺得有必要再回頭修正自己原先的研究範圍設定或定義。就拿「社會介入」來說好了,我們可曾好好談過何謂介入,從藝術創作的層面來看,它包括哪些行動或論述範籌?當我們說「介入」或談「社會」,那都是太廣泛的說法,凡事都可說介入也不必然成為介入(就像我們說「社會性」,那是基於什麼?),在當代藝術的實踐之中,它是否有一種(或多種)獨特的方式?這裡勢必要跳脫出先前藝術圈的論述方式:不介入也是介入、也是政治態度?這是一種純美學式的談論方法,但若基於所謂「社會性」,那麼勢必先介定出關於社會性的一種共識,也才能進一步談何謂介入或不介入。看了關於丹麥團體superflex的一些文字資料之後,覺得他們有幾個特點對這樣的思考有幫助,首先,避開所謂「形式」這種東西,意即「介入」若視為「形式」那將產生一種由藝術意義而來的局限。他們所執行的,其實就是來自於對當代體制、經濟制度的觀察與研究後,提出各種結合社會行動式的「方法」。或者我覺得將之稱為「介入」也不再適當,他們始終沒有脫離或離開過自身所處的社會脈絡,他們在其中找尋各種「解決方式」,因而無所謂介入不介入吧?即便我們稱之為「作品」的東西,基本上是他們提出的另一種社會實踐的可能性。或許他們聰明之處在於將一些概念轉換得十分成功,使之成為有趣、吸引人的模式,讓大眾快速瞭解他們的意圖與要說明的概念,這一點使他們總能得到藝術觀眾的青睞和讚賞。這個時刻,「藝術之名」不再困擾他們,他們目標可說是十分明確且幹練。而他們是其中一個成功且特殊的例子。也許這些都只是很基本的,而我卻是在讀了他們幾個計劃後對此重新思考了起來。他們談所謂「自我組織」、「基進民主」以突顯當代制度之局限與不合理都有其卻切實踐的方法與理論基礎,這些是我們在看這些作品時較缺乏的,我們往往只看到一個大標題:介入、政治、批判、運動…,而忽略在每一個細節中他們如何處理概念與實踐的細節。好比自由啤酒它不只是在講軟體或版權上的開放原始碼及其問題,而是他們如何運用一種大眾可親近的方式進一步談論更為開放的組織方式與實踐可能。。。這一層往往會被忽略?介入不再只是單一的抗爭而已,是提出方法、靈巧的方法,而那足以被我們認為十分有意思─那是所謂「藝術」?不盡然要這麼說。此刻「藝術」也該被重新思考了它與社會的關係。不是嗎?一邊監工一邊胡寫一通腦中雜思。但無論如何,我似是有被這三個北歐人給啟發到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