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 流水, 生活

0512流水

這一星期以來大概都六七點起床,僅管如此我每早匆匆赴工地現場時還是比泥作工班慢,真要命,全台唯一跟你說八點開工,一夥人七點半就全員到齊在門口等你的工班僅此一組了?!!這應算優點還是缺點?好吧算優點,比我早到總比讓我等好。問他們可不可以晚一點點(師父,九點行嗎?),答案是不行,而且越來越早,很屌,於是我只好每天七早八早爬起床。昨天我覺得自己已經夠早了,下公車時七點四十幾分我心想著這回我不會比較慢了吧,沒想到到的時候他們早已開始抹地,多虧有人幫忙招呼。房子太斜,工人被搞得霧煞煞,糊落地窗框時還拉垂直,把我嚇一跳,房子是斜的窗口抓垂直,整間房子看來歪七扭八,只好請他們重弄─房子怎麼歪,就怎麼糊,就順著歪著糊,地板也不必抓水平。師父直嘆。的確,這房子斜到在室內走也都有爬坡的感覺!


有這種工班是因為他們有這樣的老闆:請問他鐵工之事(他自己也做統包),他馬上說給我電話我自己問估價,因為他不想賺我這個錢(想給他賺都不行,或他沒時間賺這小錢,我當時是有點懶得自己去問…),接我的泥作是因為他認識我哥哥很久了,樂意幫我們做,其他他沒興趣。…酷老闆。七早八早的優點下星期就沒了,做水電的似乎開始拖拖拉拉。做了八個地插(Panasonic的彈跳式地插座貴33),老版問那麼多地插要幹麻?天花板做四個,牆上還一圈原先舊的。ㄜ…沒為什麼,我也是有「插座不夠用恐慌症」,插座就是要走到哪附近就有得插才好,因為這毛病多一筆開支。水電師父想像不出為何要那麼多地插,我心想你就別管,做就是了!問我power用來幹麻,我不知怎麼回答,大概是要算電量負荷,我也不懂。問了問Jeph,他說一個算500瓦,如果八個同時用要能全部負荷。不懂不過照這樣說就是了,免得做八個,將來還得輪著用那不白做?預算有限,有些只能將就著做,我實在很不喜歡裝電線的那種PVC水管,但金屬管花費過高,只好忍著裝PVC管,其他部份也一切從簡,原先朋友估的工程我刪減了一半以上,以後邊用邊做再說,基本的先弄好就好。
今天跟F開會,把研究案進度再update一次,現在得加快腳步,上次因E說的NGO的事看到浩然基金會網站的知識平台,給了我不少靈感,關於研究案的機構檔案,終於有了寫orientation report的範本,哈,請F幫我做土耳其的Platform或若還可能就看看另一個策展人Charles Esche在做什麼,我自己攻北美洲,計劃九月到北美西海岸,想去拜訪洛杉磯的Redcat藝廊,透過前輩的關係認識他們的director,我倒是很想去看一下他們的運作方式。又討論了一下關於superflex的東西。我應該好好把他們網站再看一遍才能更清楚抓到他們的將創作視為「TOOL」的概念。訪談說急不急,比較重要的是先把問題擬精確一點。F談到策展人V,她正翻譯一篇他的文章。她說她感覺V是個很有感情的策展人,用「心」在做,我和V雖只見過兩次面,但我也感覺得出來,那正是他的魅力所在。F說他應是那種自己寫文章會寫到眼淚流下來的那種人…。想想…現在很少有這種人了吧。「用『心』在做」這句話讓我頗有感慨。談了一些下半年的規劃,說實在,對自己也是實驗,但很想以此深究一下Superflex所謂的「自我組織」、開放性協作該如何不只是我們所得到的知識而已,而可以用於實踐。說實在的,我從不覺得自己在藝術界還能做幾年(無法想像也不敢想,每年寫案子尋求補助也蠻消耗,也不知能做到哪一天實在太累了就收攤),因此在自己還有一點僅剩的體力和一些想像力的時候去嘗試新的組織方式和策展可能性才不算白過,其他就不多想了,再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