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 生活

0807流水

昨天在網路上看到王墨林出的新書介紹─王墨林評論集 1979-2009 (第一卷) 台灣身體論想著要去買,沒想到下午公館的雨勢忽然變大只好做罷趕搭計程車回家,沒想到到家後雨停了。無法去書店只好上網,在Amazon看到談紀傑克的書,加入購物車後一看竟要120美金,想想又作罷。選了幾本二手丟出來的當代藝術文集,其中有一本是策展人Charles Esche的〈藝術與社會轉變〉,只要10美金出頭,倉庫沒有庫存。等的話至少一個月才會到。無論如何就先訂了,一個月後連這事都忘了時就寄到了。


今天應該好好趕寫一篇稿子,但也不知是不是放颱風假所以有種提不起勁的感覺─連著一星期被貓吵醒而失眠,下午竟然昏睡了。過去這一星期做了一個訪談,聯絡了些事情,想想計劃,為重新調整生活和身體開始回去教室做瑜珈,太久沒「認真」做,連做三天後肌肉裡充滿非良性的乳酸疼痛無比。六月在威尼斯走路走到右腳骨頭至今還在痛,Jeph叫我以後別去威尼斯了,總是發生一堆鳥事(什麼拖著行李找旅館走路走到腰直不起來這類)。我聳恿他下次應該一起去。他對威尼斯似乎沒有什麼特殊想法,或許沒親身去到是不能體會義大利的魅力。
晚上終於是有時間煮晚餐,和jeph兩人用我婆婆送的全新快鍋搞了一大鍋咖哩,用Jeph弟妹送的一個全新超級不沾鍋炒料,用全新的整套刀具切食材(對的,刀具送到家後至今我還沒時間啟用),加上颱風中全新買來的超市咖哩塊,然後…就這樣一整鍋全新的咖哩煮好了!吃起來沒什麼不一樣,哈哈。邊弄邊跟Jeph說起以前在溫哥華常看到的美食貴婦主持人Nigella Lawson ,她教的烹飪都簡單得很,不像有些主廚節目專教些平日很難實現的高級料理。說實在我對烹飪沒什麼狂熱,一星期煮個兩次之當樂趣還能接受,主要是心思不在此,但我想再過幾年應該會發展出「未來老了生活中應該培養的興趣」-烹飪是其中之一,但前題要像Nigella那樣,簡單做還是要有個夢幻廚房。嗯…說起來,我喜歡看廚房及廚房用具勝過烹飪本身,這位Nigella小姐的廚房頗能滿足我的想像。她頗有一種特殊貴氣,後來從F那得知原來她是英國藏家沙契(Charles Saatchi)的老婆,難怪。她自己是牛津畢業、做過廣播、記者,90年代開始寫烹飪書籍之後一炮而紅,第一本書狂賣三十萬本(該不會他老公買下二十萬本吧?),而她長得又美,完全看不出已經五十歲,就這樣紅遍全球。看她的節目是看氣氛、看氣質,不像看紐奧良名廚Emeril的節目,是看爽快!邊看邊流口水。
吃完咖哩後想起何姑媽跟我們說過,她若要跟姑爹殉情,那她一定要去杜拜殉情。哈,我已經忘記為什麼她選擇杜拜。說起這個大概是話題還是思緒又接回威尼斯。姑媽前幾天寫了篇〈在溫哥華地獄買冰箱〉力拼文豪卡夫卡的經典,在此一定要推薦一下,而我呢,就是她文中最後一句說得那位:「何史公批:你聽過Ghost in the Machine沒?沒!!那你看這篇臭長文幹???」啊?Ghost in the Machine?我只聽過Ghost in the Shell,沒聽過Ghost in the Machine啊,不過我還是把這篇讀完了,而且一邊讀一邊狂呼「Oh My God!Oh My God!我知道這有多G歪!我懂!我懂,我也被耍過啊啊啊!」
好啦,飯也做了、覺也睡了、把所有事情都做完一遍了就是遲遲不去寫稿,現在,可以去寫了吧…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