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展手記, 隨想

進度與雜思

研究案著手以來已過了半年多。心得與感觸良多。整理資料庫是一份苦力工作,它是種孤獨的工作,漫漫長路。或許我腦中已經有了一個未來呈現的藍圖,但那或許只是個龐大的想像而已,而今日,距離那個成果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都考驗體力和耐力。這半年之間,這個藍圖從零開始。J與F參與其中,還有遠在英國Y和C、法國L的協力,他們或許在聽我描述後瞭解這個想法,但即便如此,我似乎仍無法將最後那個藍圖完整地描繪出來。這其中牽涉從現在開始龐大的基礎架構與後台技術工作,而這個部份我也深知細瑣繁雜到如標點符號統一、欄位、分類等的執行編輯苦力工作以及真的是很”geek”式的討論(對我而言啦,對J是家常便飯),而這部份也很難由他人協助(除非有共同的默契和編輯經驗或已經成熟的規格化標準),這樣的事又如掃地倒糞的低階例行工作(又想起那句某歐洲策展人對j說的話:這世上有些事總得有人去做……)、改標點、去空格、折行錯誤、建Link、錯字更正、用詞統一、label等等,只好認命先不假他手自己來過一遍。架構的人因思考就像蓋一座十層大樓一樣,現在只用到五層樓,但卻必須在規劃時就把另外五層也規畫進去,不然未來要在大樓裡找個倉庫間,但最後卻發現:阿?當初沒想到要設夠多的儲藏間。也因而目前這個階段,我得把想像極大化(卻也把自己的壓力極大化了)。


在一次座談會的休息時間,我自顧自地說起了關於研究案。我太執著於這個可能的資料庫的成型,但顯然他人的認知中這可能不是重點,而是「策展培力計畫」是希望藉由這個策展人發展出相關實體的展覽。這當然也是我的目標之一,不過某方面來說,也可以說我在其他許多方面想得比這誇張且不可收拾。於是工作量就變得更大。網站是以Mind Mapping的方式在進行分類,這種Model從未出現在其他資料庫網站中,也因而對我們自己也是個實驗。或者,Jeph說這種架構更近於Card Sorting(卡片分類法)式的做法。拜技術之賜,我們現在可以用現成的介面、軟體就能達到其七成的功能─讓網站介面更貼進妳腦子裡運作的方式與分析。初步的raw materials我們就是用MT介面做的。它真的是簡易、好用、幫助思緒更條理化,這過程中F學習和理解速度之快讓我們效率還不錯,當然,若我們幾個真的都能全心全力投入的話那就更好,但無奈現在大家手邊都還有其他的事情,而我也得為下一步開始辦法─例如看能不能再找到下一階段的經費。這個資料庫其實就是在呈現「思考和分類」的過程。九月開始,轉向技術面的建構,這時我也才發現,一個東西要被充份顯現出來─「如何將這mind mapping的背後思考過程」視覺化,原來是如此技術性之事。似乎也可以理解藝術創作,如何從思考轉變為形式,甚至他人如何更深刻從形式上得知更多關於思考背後的隱形訊息。
岔題:近來我著迷於「越獄」這個影集,主角設計讓自己入獄以營救他的哥哥的「計畫」就是以在他辦公室裡一整面巨大的牆上的card sorting推理過程來表示,以及─戲劇性地,他把這整個過程與「藍圖」以刺青方式全刺在自己身上入獄。哈,我是在說主角Michael的研究方法。於是,到第二季時,最精彩的內容便是FBI探員同步破解他身上的刺青的意義,一邊於驚險中與之正面交戰。有人說越獄劇情到了第二季很掰,的確是很誇張,但最有趣的發現倒不是編劇功力有多強,而是編劇像是個看過〈法人〉(The Corporation)或意圖有意無意中揭穿新自由主義的陰謀的人-這也蠻猛的,哈。在這整部劇裡,整個國家的陰謀是由一個叫作「公司」(company)的背後共謀團體所操作,而他們在劇中真的是夠狠了、共謀者包括美國總統,殺人無數,FBI探員並非未所謂的「國家」工作,核心者都知道他們是在為一個叫作「公司」的組織工作,「公司」的力量大於國家、甚至決定國家的政策與未來。把密秘組織命名為「公司」絕不是巧合吧。也因而這個煽情連續劇之所以好看,不只是它隱喻似地道出一個平凡人的生死與一個國家的陰謀有關,甚至還有更大的不堪與共謀在每一個人的平凡生活背後,只是其他人知不知道而已。這也讓我想起The Yes Men。
Yes Men的訪談於本期〈今藝術〉刊出了。有空再來轉貼。

3 Comments on “進度與雜思

  1. to Arin & Tacchang, 這種影集真是糟啊,我想到我高中時,跟我媽每晚看港劇射雕英雄傳、東邪西毒、華山論劍等看到凌晨的那種欲罷不能…orz。pb最利害的就是每五分鐘就一個緊張和驚險。另一部影片Lost則是複雜到我已經看不懂了…XD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