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生活

隨便記

速記這周來…。


1. 恍神
時差。僅管這次狀況已沒那麼慘,但今日跟姑媽姑爹吃中飯時還是十分恍神像泡在水中說話。昨晚婚禮已喝到「再來個半杯就準備找馬桶」的程度導致今日喉嚨沙啞一整天。而我這輩子第一次見到我哥如此開心-女兒嫁人他覺得很驕傲(真是天下父母心),原來他喝醉時的症頭是一直稱讚別人,把每個人都稱讚一次不管在不在場的。這種酒品太神奇,他感動+高興到一種境界哈大概快和on ecstacy差不多,只差沒跟大家沒抱在一起喊Plur。他說早年拍過一部片叫「秀月的嫁妝」,拾荒者把女兒嫁出去的故事,當時演母親的演員告訴他:嫁女兒會哭喔。他說他當時不能體會,昨天的確感受到了。別說做父母的了,連我都很感動某些時刻眼淚直要掉下來,那是人生中少有直接撼動你對人生領悟的時刻,超越語言和表相的一種情緒或「真實」。
2. 紀傑克
對於這樣的「真實(界)」,紀傑克才是說得好。
其實這幾天原本想把幾件事進度追上來,但其實一點進度也沒有。恍神中唯一做的是開始讀了幾頁從台北帶來的紀傑克訪談錄。我把前言讀完就一直很震驚。或應該說我以前並沒有好好瞭解過這位思想家,偶有讀過一些片段但不領略其思想體系。一來,數年前我覺得他的書跟天書一樣,文字艱澀到快讓人撞牆。一來,近年坦白說本人已經較少讀這種需要強大腦力思維辯証的書,對這種翻譯或再詮釋過後「要加水沖開五倍」才能喝的如濃縮奶粉的高濃度「哲學式文字」已經有點不太習慣,讀時還覺得自己是不是又回到什麼研究所時期半調子鬼文青階段??那個年代誰會掰一掰粗潛的拉岡羅蘭巴特等等就in得不得了,不見得真懂,倒是這種亂讀都是在成長之後有了更多社會經驗或生存的挫敗之後才能逐漸領受-否則怎麼叫哲學?它一次就讓你讀懂也太沒搞頭。
研究所時曾在台大哲學系旁聽過一整年,那位教授的名言是有些書「你可以不讀,但書架上一定要擺-比如資本論。」那時想說這老師也太虛榮,後來回想其實他的意思是:現在你不讀我可以體諒,拜託你先買來擺著,總有一天你可能會無聊翻來閱讀然後你就知道了,它可能改變你的人生。
看完前言後,我就MSN跟Jeph說真的可以看看前輩介紹的紀傑克這本讀本。他說他現在拒絕看這種書,因為當個上班族太累了,他最近期買的一本書是關於(上班族)時間管理的諸如此類。開玩笑,紀傑克的關於生存、真實界的論點簡直媲美龍樹菩薩的大智度論(一百卷中我只聽過k講過幾卷,話多又落落長的世尊對弟子阿難說法)!讀前言時就一直想起曾經聽過的大智度論中佛陀對「真實」的精密辯證的說法。有趣的是,紀傑克用的是完全西方的思考方式、推論和語言,卻在某些點上殊途同歸,但西方語言和辨証的出發點更能讓讀者貼近人性、社會性的議題與癥結─歷歷在目。說來我們身在福中不知福,K花兩年時間講大智度論,我們愛聽不聽(最後根本是聽不懂了就也很少去),每次去就我跟jeph二人睡到東倒西歪,但K竟回答我:「能睡就好」。必定是平靜時睡覺的腦內阿法波跟佛陀的頻率比較接近吧。僅管如此我們還是聽了一丁點,而光那些就很有意思並與現在讀的連在一起了。前言讓我迫不急待去翻閱後面的訪談內容,特別想知道他對「幻見」(fantasy)的說明,沒想到一翻就翻到一頁紀傑克也提龍樹菩薩。哇靠,所以他也讀佛經。太神奇。
我老是愛虧jeph。太殘酷-有這種老婆。他前陣子每天睡前讀Naomi Klein的震撼主義,竟然厚厚一本給他從頭到尾讀完了。所以現在聳甬他讀讀紀傑克好了,以他的境界應該能讀出什麼不同的新意吧。他的境界是什麼呢?當我說事情很多很焦慮時,他說:「聖經說了,明天還有明天要煩的事,今天妳就先煩到這裡吧不然妳煩不完。」
3. 思考
人的腦力大概是二十幾歲開始就開始下降吧。在年齡的交界點上感觸特多。力挽狂瀾不是件容易的事,始終你會注意到所謂「逐漸年紀大了」是怎麼回事-關於理解力、記憶、對事情的接受度、以及…很多事情都隨便了也管不了那麼多。姑媽給我和Jeph最佳建言:最好是常打麻將。那得跟他們那種高手打才有效。
被諸多雜事所累,也被生活所牽絆。但這些又都無可避免。很多事林林總總加在一起精神上的確疲累。但還是得撐著把今年好好過完。
4. beautiful things
如果讀到紀傑克談人生中主體認同追求的永恆匱乏與不完滿。聽Andian的Beautiful Things會想流淚。或者,昨天晚上我十分想聽到這首淡淡哀傷卻美好的曲子。

5. 什麼是「傳奇」?
姑媽說她已經立下心願用半年時間研究傳奇人物Michael Jackson以及關於傳奇如何誕生。她將從心理學、社會學、大眾文化角度切入分析。非常非常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