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流水, 生活

折騰一整天到LA

Vancouver到LA其實不遠,兩小時半的飛航時間。但我錯估了一切。現在到了LA Downtown的旅館好像過了一世紀那麼久。前往歐洲也沒有這種感覺。


惡夢從進Vancouver機場開始,以往都是飛亞洲,通關快速海關臉色和善、不急不徐,海關還祝妳一路順風旅途愉快。今天從排隊Check in開始就是場惡夢。有人提醒我,要飛美國兩小時前一定要到達機場,我心想有必要嗎?而且美國人早就直接就把海關設在加拿大境內,把加拿大視為「國內」。美國人笑加拿大人天真,加拿大人也不敢回嘴。我排在一列有幾百公尺長的隊伍裡和一堆美國佬緩慢地前行,拖運完行李跨過櫃台抬頭看到斗大的字樣「歡迎來到美國」,像小叮噹任意門。接下來是看海關的撲克臉和經過永遠排不完隊的手提醒李檢查站…。奇怪,有那麼多人要去美國?海關問了,「你身上帶多少錢?」「ㄜ….妳是說美元嗎?」我問。結果我被那板著臭臉的美國海關訓一頓:「聽著!當我問你有多少錢,是所有的錢,不管哪種貨幣!」喔,天,好吧。回答完之後,他又訓一次:「聽著!你填這份入關表格上的意思也是一樣!」好啦,真是!可以走了吧。到了登機口,飛機已經要飛了-整整排了兩小時的隊!匆忙買了個爆貴爆難吃的漢堡(忘了我已經在美國)上飛機。下了飛機倒是很快,朋友約了五點來接,我四點十分就站在外面等。出境大廳十分老舊,外面什麼也沒有。早上在溫哥華還陰冷有雨,到了LA,我呆望著成排的棕梠樹反應不過來。朋友終於到了,問我怎麼是在國內線的出境站,我說「妳不知道美國人把加拿大視為『國內』嗎?」接著是塞車、龐大壯觀十條線道的大塞車!原先我還想著不用麻煩朋友,搭個公車或接泊車之類的自行前往市區就好,結果被恥笑竟不知LA的交通全天下無敵不方便。絕望。心想還好沒堅持自己搭車,不然不僅不知道該搭什麼(缺乏公共交通系統是怎樣?)或要搭到何年何月。一個巨大怪獸般的城市、所有東西Size都被放大,人也一樣。忽然覺得Vancouver迷你又鄉下。據說這兒一家四口人就有四部車,不然不用出門。真是個浪費的國家。而且加州還是個破產的州!找旅館,除了要車上的GPS導航之外,還得三個人一起看路才搞得定,一個不留神轉到單行道,再多繞二十分鐘。也是不巧,正好我進城的時間是下班尖鋒時間,吃過飯後,市中心立刻成了個空空的鬼城。朋友要我沒事不要亂走,我心想這種地方還能走到哪裡去?…….orz。聯絡了明日去拜訪Redcat,旅館的櫃台人員從看到我開始到我離開櫃台一絲笑容都沒有,熱心幫我訂房卻把名字弄錯了,櫃台人員一副關他什麼事的樣子只能自行聯絡藝廊解決。我越來越好奇這樣的城市的藝術生態是怎麼樣的,平日要約見面是不是很不方便?那麼大家都在哪裡?生產什麼?看起來不像是個看展或訪察的好地方,至少,沒車,我哪也去不成。E幫我聯絡了他的朋友,可以協助我這個殘障,但想來實在是太不方便也太打擾他人了,心裡一直很猶豫。明天白天再看看情況會不會好點吧…….我這鄉下人真的有被嚇到。

4 Comments on “折騰一整天到LA

  1. 車,車,車。有車,LA的藝術風景很棒啊!當代美術館在Downtown, 在無人的Downtown倒是聚集了不少人。N年前我第一次去,兩個人就在Downtown逛大街,建築,公共藝術,很好看。我表哥聽了,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沒人去Downtown啦!」在 County Museum我看到Diego Rivera的大型回顧展,so impressive. 啊!Getty!除了很俗的一句「超讚」我也不知道還能說什麼,頗有遺世獨處的味道,小山頭上遠眺灰濛濛的大LA。據說LA從一開始設計就是要開車的,高速公路的陣仗連我們混過紐約的都瞠目結舌–左右各五個車道!還是滿滿的都是車,龜速般前進,幾點?不過下午三點多。這也是為什麼他們很晚才開始蓋地鐵。竟然是十年前的記憶,但歷歷在目呢。

  2. to 米姐:
    哈妳對LA可算是真瞭解。我是一到那有種被嚇到的感覺。真的,我朋友也說他們從來不去downtown…Orz。所以讓他們跑來跑去還真不好意思。我在County Museum(就是LACMA吧?)看了一檔韓國當代藝術展,其中有一層是常設展吧,放著Richard Serra的超大彎曲鐵板。說實在,我是在LA才明白為什麼有人做那種作品了,非得空間那麼大才擺得下啊。而LA就適合擺這種作品。之前我是在NY MoMA看到他的大展,MoMA為了展他的作品,把美術館的牆打掉為了把那些鐵板子搞進去。哈。
    這次在NY,一晃眼一周過去,很抱歉沒有時間聯絡端端,但我想還有機會,我也很想跟他們再見見面。下次一定聯絡和幫妳把書拿回來(如果妳可以等的話)。

  3. 哈哈,不會啊,美國到處都是可以放那種大作品的地方。戶外尤其……我在芝加哥某廣場「巧遇」畢卡索的公共藝術,我的天啊,人站在旁邊真是渺小,渺小到不行。
    其實危險與不危險,跟觀光客/在地人很有關係的。觀光客反正就是生就一個「傻膽」。XDD 老實說不管是以藝術風景還是觀光角度,我竟然都喜愛LA大過SF(請叫我怪咖吧)。那次我在LA待了多久?(想)好像是三天兩夜在San Diego,六天在LA(反正有地方住哈哈)。就是卯起來逛藝術相關事物啊,我還去看了美國建築裡有名的American Bungalow (在Pasadena,可是竟想不起來該屋的名字了–這樣考ID可是不行的,哈哈哈–只有goya知道我在講啥…不過我還記得bungalow耶。)。反正那時候就是像瘋子一樣的,把藝術史課本當旅遊書來玩,所有的行程就是藝術藝術藝術。不過那一趟是真的覺得很~好玩,什麼都看到了個飽。而且LA腹地比曼哈頓大,做什麼都氣派啊!光是大樓的中庭就差好多呢。
    MoMa,不管展出空間有多大,總還是給我一種擠身辦公大樓的侷促感(事實上也是)。不過人家也有一整面牆展莫內lily的氣魄了。^_^
    我是可以等(笑)但我家小人不能等……書是有分年紀的啦。沒關係,總還是有別的法子囉。下次,下次記得去住他們家啦!別花錢了。

  4. 我老公竟然幫我找到了…Orz
    The Gamble House, by Greene & Greene.
    還去聽導覽,他們的志工真的是熱情專業兼備。
    真高興來這兒回憶起這些事,我以為一年多下來,我這部份的腦細胞已經壞死了呢。^_^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