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 生活

NY

這次來NY時差很輕微,哈,好事。因為已經事先在西岸搞一星期多了,再怎麼樣也得調過來。到達時已經晚了,搭計程車前往友人住處,一路上黑人司機不斷跟我聊天,祖宗八代都問。來北美,坐了兩次計乘車,一趟機場到市區,一趟是在LA從市區到某美術館看一檔韓國當代藝術展。到某美術館那趟竟搭了25美元,嚇得我回程時即便是個大路癡也馬上變成GPS,硬是找到公車搭回來,一塊半(竟然會在LA搭公車,太神了)。昨晚的黑人司機說了:「在紐約很好,妳為什麼不來呢?叫妳朋友幫你找找工作,這裡只要待下來都好!是妳朋友她就該幫妳!」哈!我感覺好像依稀聞到了黑人社群之間的一種幫派文化!巧的是,在LA搭的黑人計程車司機也這麼說,為了工作他們來美國,他覺得這樣很好,他一年回非洲一次看他家人,但是他不想回非洲去。「只要有connections都可以。世界上所謂『成功』,就是你找對人了,如此而已!」這是昨晚這位司機的生活哲學。哈,這裡寫成中文已經喪失像在Rap的誇張口音和韻律了。路程很長,我只好一路跟他隨便掰。不過我心想著,有關係、有人情有那麼好嗎?「人情」和「熱情」這兩樣東西隨著年紀漸長,越來越體會到那是不可以亂用亂揮霍的,當時間、熱情越來越少,生命中真有的話那還要好好珍惜……。一邊聽司機說些關於紐約的有的沒有的,我心裡回想著一些事、想著這一年來有太多過程需要重新想想。任何事情都不可能無緣無故成為現在這個樣貌,而我在其中是做對還是做錯?哎,黑人司機之於我有如另一個生活的世界,像黑暗中的紐約巷道裡我總是看不清有什麼。LA的黑人司機下車前還不忘開玩笑要我跟他走(走去哪?!)我說「你跟我走好了,我把你塞在我的箱子裡可以吧。」這似是根本沒有交集卻存在生活中的某一刻的對話,和生命的交錯。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