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 生活, 策展手記

搞訪談讓一個人變得很宅

其實是自己判斷的誤差讓很多事情沒按寬鬆的節奏走,等到最後一刻總是急急忙忙。說訪談,當年我也是靠做訪談開始進入藝術界的-它奠下我對台灣當代藝術的基本認識、對藝術家的認識(藝術新聞的劉太乃先生是讓我當時一畢業就有機會嘗試),當然,再怎麼個訪,也不會像訪談達人、知名策展人小漢斯那樣量大到一種堪稱資料庫的程度。多年後重拾訪談作業,心態上有點點不一樣,因為更多時候會無意識從一種策展的角點出發。但細節上,我尚不知是不是產生了另一種局限?然沒有一種事物是全知與全能,於是除了腦子裡所設想的大方向外,其餘我倒是希望自己放輕鬆點,我放輕鬆了,對方就會比較輕鬆。讀過小漢斯跟其他人的一些訪談錄,他有種能力,當然,這也涉及他的背景資料量的具備,他的問題不像是我總是有點囉唆,他像是跟人在即興談話似的,問題往往簡短,是提供作為一種串場,他的用意是要對方全盤托出他記憶中的、思考中的,無論那會走往哪個方向。


Superflex的訪談讓我緊張,快熟不熟的一種狀態,我不是說他們,我是在說我自己…高山上煮水嗎?沸騰溫度不一樣。他們是我見過十分能夠見人就侃侃而談、言之有物的藝術家之一,聰明、腦袋清楚、思路快。曾經在伊通遇見過他們,三兩下,他們已經從與我的談話中得到他們要的資訊、你似乎可以將他們腦子視覺化來看:詢問、訪察、歸類、判斷…一次完成的外星人。說得太神,的確,這是我第一次與他們交談聊起台灣盜版夜市等狀況時給我的深刻印象。第二次在紐奧良,我們見到面,他們十分鐘之內讓我清楚瞭解他們的觀念和作品。第二次又印象深刻。三人組之中,似是其中一人負責對外發言,另一位緬靦的大鬍子似是都在旁邊微笑。這次他們從丹麥到倫敦去參加Frieze Art Fair, 我想盡辦法抓住他們。請友人SL從巴黎直奔倫敦,一箭雙雕,在現場pin down另一位神龍見首不見尾,回信永遠不超過十個字的Jeremy Deller(不過在youtube等等頻道上看過他接受訪談的樣子,也是一個老經驗很會講的典型,不過某種狀態下,讓他聽搖滾樂可能比較實在,好個英國樣)。蠻刺激的,把錢這樣燒光只為兩個訪談。但我相信會有好的結果。就像當年,我做了所謂當時新銳藝術家訪談,花完自己的錢,沒有出版社要出,但也成了自己的基礎學習過程。永遠,我們處在一種「不成熟」的狀態,從中我們看到自己是否進步?成長些?當然,Superflex之前與今藝術的訪談標題,現在我拿來當作自己的座右銘:If you need to ask, you will never know..。所以這星期,決定轉戰下一個已經設想好的訪者謝英俊。坦白說採訪他才是緊張,他已接受過1000次的訪談了吧,要怎麼談才能有所進展與新意?或者我能以怎麼樣更謙卑的心態忘記我們既知的,放下既有的判斷,重新建立起一段有意義的對話?
訪談,把一個人搞得很宅。為此過程,我已經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快一個月…..。朝思暮想放不下。在這些對象中,每一個都是聰明認真執著於自己的理想的人,我何德何能呢?比起來,我只能算是個願意努力但資質平庸體力快要不行的人….。

3 Comments on “搞訪談讓一個人變得很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