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想

網誌經又來了

blog現象突然之間炸開來,這股網路新潮流將如何繼續發展,幾種說法我都覺得頗有潛力:


Roach談到的:

事實上,blog很適合經營『專家網站』。上稿容易、互動容易,也不難整理FAQ資料庫。Blog個人化媒體的特質,容易形塑出『專家』的光芒。Blog容易連結的特質,有助於形成以『專家』為中心的小社群。

●之前tm談過blog未來成為追悼前人生平事跡的另類方式。那麼將來的納骨塔中心需備有龐大的虛擬主機,呃…這可能會是商機之一嗎?納骨塔搜羅四散各處的網誌遺跡並加以管理…。
●如果真能有這一天,Jeph說,我們會先看到網誌像E-mail address一樣地普遍,你的名片上印的就是網誌網址。它成為一個人的履歷。
●不過inertia以前也談過:

日記之所以成為日記,在於秘密的神話。 我很懷疑,blog能是日記嗎?blog破壞了日記的神話。關於秘密,一個在有限度公開的情況下說出(與未說出)的事實。一旦揭開了此種半私密性,在『人在做,google在看』的新天堂裡,能說多少實話?會是一本真實誠懇的懺悔錄,還是變成潛在讀者/對象的自我塑造與故事書。

用了一陣子blog的人越能體會到這點,畢竟blog的本質仍是具公共性的媒體。網誌作者現在能以個人的方式就感受到媒體運作的力量。
●反過來說,媒體與我們的生活結合得更深了,卻是一種碎散的方式,強大的、權威的(文字)媒體會不會因此受到挑戰呢?想遠一點,這種模式在哪些方面往精英發展?哪些方面朝向大眾,或是沒差?
●blog會是社運的新媒介?文學的新形式?前者inertia談過很多,主要是「媒體行動者」的概念;後者則有人質疑它的可能性。刺激個人書寫是無庸置疑的,並且讓更多有才華的人被大眾知道,但它和文學創作之間沒有必然的產生關係吧,我這麼認為。小說家William Gibson就深覺blog書寫與創作之間仍是兩回事情,他在進行新小說書寫前,公開宣佈關閉他的blog,他說這樣才有辦法回到他的創作思緒和世界去。或許因為創作特性不同,所會面臨的問題也不同,而不單只是blog特性的問題。
●inertia所說的「半私密性」讓網誌書寫有種特質:比較粗略的、隨意的和未完成的觀點能被討論、引用,它是具開放性的。而一般出版成書或學界論文則傾向封閉的、完成的,不能在階段過程中因為討論而長出意想不到的果實。但另一方面,會不會也就形成兩種完全不同的書寫領域。在網誌上,你比較能快速掌握到一個人思考的方式,但是作用卻和完整的論述有相當的差異?不過目前看來,網誌仍是我覺得能刺激思考的好工具。
●僅管網誌爆炸,但它不具有強迫性,如果你就是沒看到沒連到,那些資訊不會到你手上。不像那些廣告看板。
●blog讓你我的距離更近?還是更遠了?現在我常只知道ID,卻記不起對方的姓啥名啥,但是想起這個人,又會有很多關於他/她的意象跑出來。它好像更人性又好像更冷漠。

7 Comments on “網誌經又來了

  1. goya的詮釋比我自己零散的下筆好的多。真是感謝。
    特別是經過hanteng的衝擊後,我欲發的懷疑起blog了。:(
    做為日記,實在不保險(要嗎不真實要嗎不私密);做為日誌(真的是隨意記記的那種)久了又沒興致。作為思想的隨筆但不期待有太多的共鳴與迴響,是我目前感受到的一種狀態。
    我看到熱切的小團體的互動,也看到孤零一人但精彩的獨筆。也許在blog將個人變成媒體後,我們都在對潛在(或特定)的讀者發言,所以,好的共鳴變成越發的重要了。如何穿越實際的人群關係(朋友、小圈圈,八卦桌、同學朋友等等等)而在特定議題找到同樣關切的人,並且以個人(blog)但集體式關注連結(rss)起來,便是soical gathering重要的一步了。當然,這又是我個人老掉牙的話題了。唉。

  2. blogging is more blog, look things simple is great but can’t think simple .
    Maybe, somehow in someways, we are sticking lots of meaing on ourselves, not blog.

  3. 在 internet domain 底下,我的想法是,沒有成熟 individuality 去 backup 下的 blogs,自然無法 qualify 為 nodes。沒有健康的 nodes,那麼 nodes 間 interlinking 和 blogs 間 communication 與對話的機會就很低了。至於期待中進一步衍自 blogosphere 的社會行動面,也就很難了。:/
    Blogs 是從個人開始,進而衍發。不過個體性似乎還不是在主流教育內很重要價值觀。

  4. 就將blog視為單純的工具固然也是一種方式,但有趣的卻在於人的使用.我們討論它跟人群關係如何地緊密,就會產生眾多的意義.就好像以前有人常對我說,藝術品就是藝術品,好不好看而已,想那麼多做什麼,但就是因為它和人發生了關係,甚至這個關係是集體社會性的,討論起來就有意思. inertia所說的”好的共鳴”和Schee說的,兩者之間彼此一直在交互作用,使用blog這段時間以來,我好像也逐漸更體會到媒體的本質為何,媒體奇觀真的無法被突破嗎?如果還有”突圍”的可能,往往關鍵也還是在如何掌握同樣強大力量的工具本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