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跨越四十的尷尬,以及,繼續交待這三個月以來……

年跨四十
醫生勸我進行手術,早點了結這煩人的一件事。不過東西不長在他身上,恐怕他也難體會這種奇怪的心情。近日,跑醫院成了每周待辦事項。
我回想著自己體力逐漸下降這件事,想想有什麼樣的生活就造就什麼樣的身體,如果依神奇的傑克的講法,身體反應你的個性與情緒。他因為一個因緣際會,忽然有了超能力,他從一開始幫人如行神蹟般治病,到最終走向傳道、心理建設為主,主要是發現每一種疾病都跟個性累積和長期的情緒或積習有關,也因而他通常警決似地告訴人,不要太固執,不要沒事一直生氣,不要到處製造負面能量等等,因為最終這些都會累積在你自己體內成型。我這麼說是想著如何思考自己目前身體的病症是傳遞了什麼樣的心理訊息。這可能是一段長到自己都沒料到的時間。這種說法很多人不信吧,生病就生病,扯這麼多玄之又玄的東西。不過坦白說,我相信這基本的根源問題,就像英文中有句話:you are what you eat,事情就是如此,你就是你生活的結果,不僅是吃出來的,還是你自己活出來的。不過多半時候,回想自己比怪別人難得多。(還有我自八年不吃紅肉之後恢復繼續吃之後的爆胖)
已排好手術日期,我用一種接受自己造就的自己的心情去看待這件事。而我一直有個心願,今年將是我好好改變自己的一年。四十歲以後我要是還是像現在這樣,我應該會覺得慚愧吧?至少,生活方式與思考都應做積極的改變。
The Cube及其他
經費就不說了,總之國藝會文化局每年能贊助多少,就是我這一整年的工作費。做不大也不會全無希望。因為成立The Cube的關係,友人宏璋鼓勵我做一個關於獨立空間的Workshop,這是個十分有趣的提案。但現階段該怎麼談呢?在文化創意產業掛帥,一個不以營利為導向的空間,還有什麼可能性?它是產業的一環嗎?或是文化政策不該忽視的產業基礎?究竟什麼是「文化」?這年頭應該好好再來討論一下。而如果我們還需要一個獨立空間,它該怎麼在台灣的當代藝術脈絡中定位自己?這些是我一邊執行,也是同時在參與TCAC的運作與討論中不斷碰到的問題。說「想」這問題,或許不容易說清楚,它緊跟著的就是一連串的執行與發生,引導著和相互彰顯著這種種。而每一步都決定著未來你想要看到的那幅景象。
流水
就一句話:每天時間不夠用。
還欠兩篇稿。

One Commnet on “跨越四十的尷尬,以及,繼續交待這三個月以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