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展手記, 隨想

立方不立方, that’s a question…

立方計畫空間的第一檔展覽開幕了。這是個「難搞」的空間,房子老舊局限很大,最主要的,是它歪斜的程度超乎大家想像,加上室內樑柱無一水平和垂直可言。於是,被我請來幫忙佈展的阿懋團隊像是上了賊船似的,光彌補那些歪斜的細節,就耗去很多工時。也需要極大的耐心。這點,倒是來看展不容易看得出來的「背後細微付出」。
說實在,「空間」是在這種人的付出的情感中建立起它的內涵底蘊的。也因而朋友們來看時,當我說空間真的很小時,大家總是好心地告訴我「大小不是問題」。後來想想也很有道理,缺乏了人的感覺、時間、累積性,空間再大也顯得冰冷。也有人像是鼓勵我,說來到這小空間,還蠻有親切感,也覺得輕鬆,比進入美術館或大展場多了點能親近之處。我將這些都當成鼓勵─人家的意思就是:世間沒有完美的事,而在這種不完美中找到它存在的意義是比較重要的事。
以我目前的人力(其實更意味「體力」,哈),這樣的空間其實對我剛好。是至少我ㄍ一ㄥ下就還撐得過去的狀況-以申請補助、時間安排、人手調度、硬軟體構想等等來看。所以當下的我,是很「滿足」─其實我是很幸運的人,但「滿不滿意」就還不知道了,現在看似「問題」的長遠來看或許不是,而現在看似「優點的」長遠來看也未必還是。也因而,這個空間必須柔軟一點、放輕鬆一點,才能在這種大環境中找到自立之道。
說來我並沒有什麼雄心壯志,有的只是一種想「嘗試」的想法。很多想法,在大環境中等待機會…,也許是有點失落了、覺得時間不夠用了,就覺得…不如自己幹吧。徹頭徹尾地自己幹,不要依賴大環境。看起來有點任性想測試自己的極限,但另一方面,朋友們可能也難以體會,收獲都是在過程之中而不是結果,就像佈完展的那個晚上,我感到些許失落。一段過程就這樣,來不及思考就過去。展覽,是另一個開始,那是另一個舞台。
或許我的幸運,即是這種「自娛」的想法。說嚴肅點,是想完成一些想法再慢慢選擇「第二人生」(哈哈)。
所以當我說,立方現在並非以營利為目的,這不是什麼慈善事業或頭殼壞去,而是心裡也明白:就是得先把方向「確立」,然後朝目標前進,才能再看會發生什麼事。任何事情不都這樣才能做得起來?我這十分old school的老派想法,仍相信一種「時間感」。或許當代生活,時間感已經太過零碎,導致很多事情總被認為是一蹴可即─就像你發個email一樣,別人就立刻理當收到。但年紀越大,也越知道,有些事是這樣,有些不是。
因為一個空間,讓我面對的事情必得有更寬廣和必須放輕鬆的角度,這或許是好事一件─對一個處女座的人來說。
我的期待是什麼?一百個觀眾?一千個觀眾?一萬個?有默契、能瞭解的,十個就夠了。每天五位觀眾走進來,我都滿心歡喜。無論他們是serious viewer還是casual viewer。
時間很快,第一檔展覽的上半檔這周六就結束了,緊接著下周再次進入佈展期,九月五日,我們有劉和讓的〈東部雞肉─我們所知的鄰里〉計畫宣告(計畫將於展期間持續進行),還有Superflex相當讚的一件影片裝置作品〈金融危機〉,還有─北台灣麥酒、和我很尊敬的音樂家林強現場演出。
本篇亦發表在「立方計畫空間」網站的網誌中
展覽介紹:請見這裡

2 Comments on “立方不立方, that’s a question…

  1. 原來妳有發這篇啊~
    這幾天忙沒跟到
    剛聊天時錯認妳了
    Sorry
    請持續發文….
    外籍新娘的精神糧食!
    空間粉棒!主題很讚!期待每一期的展覽ing

  2. 藝術空間的經營真的不容易!
    看看伊通公園跟TIVAC就知道了~
    很佩服妳有這樣的勇氣追求夢想,
    有機會一定會來立方參觀滴!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