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文化, 生活

Judge Jules 西雅圖作場

看來像二十歲的小伙子, Judge Jules已經三十八歲了.在台上還一付死小孩樣拼命做鬼臉和搞笑.
如果問我這世上還有哪位DJ是我夢魅以求想跳到他的場子的. 就是Judge Jules了! 每個星期六早上我們都會聽BBC Radio 1他的現場, 他的trance舞曲灑狗血功力, 真是讓我神往. 在家聽都high得不得了, 那麼現場會怎麼樣?
上星期突然發現此人從英國移駕到北美洲做場, 結果到了我們南邊的西雅圖, 也去了我們右邊的卡加立 , 咦咦咦, 怎麼就略過溫哥華呢? 不過不管去西雅圖或卡加立, 都總比要我買飛機票到英國或依薇沙島來得實際. 這個目標是可以達成的. 於是, 二話不說, 網上購票, 昨天就直奔西雅圖.
路途歷盡坎苛, 被美國海關人員耍又淋雨…氣得我直說: ” 要是今晚他讓我失望, 我就再也不要聽他的節目了,哼!”
西雅圖舞會的氣氛比溫哥華勇猛一點, 像我這樣的人一看就知道是鄉下來的. 奇怪, 差三個小時車程怎麼差這麼多? 一過邊界什麼都大, 舞廳裡的女人都好剽悍碩大, 我到了那裡突然變很小號. 我得時刻預防自己被她們撞到.
言歸正傳, Judge Jules?
只能這樣形容: 舞曲支支穿心, 曲曲飆淚. . 那三小時裡, 讓我想通一些事. 仍是不虛此行.